vc24j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六百二十九章大愛無言分享-zq9y4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见到程凯等人已经接纳了三个儿子,心里也轻松了下来。
“乘风,承志,成乾,你们既然已经要跟随诸位叔叔伯伯戎马生涯,一定要遵守军中规矩,不可把家里的懒惫性子带入军中。
否则,到时候军法威严,军棍打到你们身上也是你们咎由自取,老子不会帮你们说任何的话。
在军中一定要听从诸位叔叔伯伯的教诲。
军令如山,违令者斩这八字为父希望你们铭记于心,时时自省。
知道了吗?”
“孩儿知…….领命!”
“嗯,起码有点样子了。俗话说虎父无犬子,老子威名一世,希望不要在你们三个小兔崽子身上堕了为父的名头。”
“孩儿领命。”
重生之二郎真神
“明白就好,去收拾一下行囊吧,待会就跟叔叔伯伯们进军中大营熟悉熟悉一下环境。”
哥仨看向各自的娘亲跟姐姐妹妹们,目光中带着不舍之意,却还是郑重的点点头:“孩儿领命。”
哥仨不舍的看着各自的娘亲,齐韵三女又如何舍得啊,她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夫君竟然要儿子们去军中历练。
一旦开战,那可是每天都在死人的地方。
儿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让自己这些当娘的可怎么活啊。
然而众多将领在场,三女心中再是戚戚然,依旧恪守妇道,缄口不言,绝不会在外人面前堕了夫君的颜面。
只能美眸中藏着浓浓的不舍之情盯着各自的儿子,充满了对未来的担忧以及恐慌。
“你们三个附耳过来。”
“是,爹!”
哥仨聚在一起朝着老爹凑了过去,柳大少微微低腰凑到哥仨身份嘀咕了起来。
“万一金国不敌大龙攻势,山河破碎,国运崩塌,一定要保住你们两个的妹妹,你的姐姐柳落月跟你们的婉言姨娘。
但凡有敢伤害她们两个人的,杀无赦。
你们都老大不小了,是该见血的年龄了。
只要能保住她们两个,为父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都行。
一句话,天捅个窟窿也有老子给你们收拾。
不要怂,就是干。
嘴讲不通的道理,那就用你们手里的兵刃跟他们讲!
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
“嗯?”
甜妻別亂來 冰玉雕欄
“记住了!”
玩寵 雨革月
看着颔首低眉的哥仨,柳明志眼底藏匿着深深地忧虑之情,那是舐犊情深的模样。
抬起自己宽大的手掌想要抚摸哥仨的头,柳明志手臂颤抖着强行停了下来ꓹ 送儿子上战场的滋味不好受啊。
唇唇欲動,冷少的獨家私寵
虽然自己已经思索了很多条可能保证他们三个不会有性命之忧。
然而世事无常,谁又说得准没有万一呢。
“收拾行礼去吧!”
“是ꓹ 孩儿告退。”
哥仨并肩朝着殿后走去,齐韵三女急忙福了一礼。
“夫君,妾身去帮他们。”
“不要带太多琐碎之物ꓹ 军中有禁令的。”
“是,妾身明白了。”
“妾身姐妹也去帮忙了。”
霎时间厅中只剩柳明志一群男子汉ꓹ 柳明志望着脸色有些沉重的程凯几人,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诸位弟兄ꓹ 本王肚子有些不舒服ꓹ 待会三个小兔崽子回来了,你们直接领走就行了,本王就不送你们了。”
“吾等得令,大帅请。”
一行人看着柳明志有些落寞的背影,他们心里明白,大帅那里是拉肚子啊,怕是不想见到离别的背影吧。
柳大少的身影消失之后ꓹ 程凯周宝玉急忙朝着宋清走了过去。
“宋将军,你是大帅的大哥ꓹ 你能不能再劝劝大帅ꓹ 让三位贤侄留在家里吧ꓹ 军中那是什么地方ꓹ 一旦开战了,就是你死我活的事情。
他们三个身份尊贵ꓹ 万一有个三长两短ꓹ 兄弟们怎么能担当得起啊。”
“老程说的不错ꓹ 宋将军你就帮着说和说和吧,别说三长两短了ꓹ 就是伤到个胳膊腿我们都吃罪不起啊。
这又是不会只训练不出征,磕磕碰碰的不会留下什么病根子,万一是要是跟我老周一样,你让兄弟们怎么面见大帅!”
周宝玉说着说着对着宋清拍了拍自己被敌军弓箭射中,从而留下暗疾的大腿,脸色无奈而又神伤。
宋清扫视了一眼脸色全都有些低沉的众人:“诸位兄弟,大帅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事已至此,宋某说什么也为时已晚。
大帅自领兵以来,向来爱兵如子,岂会无端的丢三个累赘给你们,此次北征,不但大帅,哪怕尔等全都没有受到重用,大帅忧心你们会被……….”
夢三的將領魔獸的兵
宋清轻声的在程凯等人耳边嘀咕了起来。
望着程凯等人愕然而又感动的神色,宋清无奈的叹息一声。
“希望你们不会辜负大帅的苦心,他是拿亲生儿子的命在陪你们赌,在陪你们博取一个好前程啊。
你们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这三位贤侄自小便习武强身,如今都已经上了品,老大已经上了三品境界,只要不是无端送死,冲锋陷阵应该不在话下。
只是前面需要你们多多指导他们一下,战场不比江湖,厮杀为主,你们得尽快让他们适应下来,得以自保。”
“好,我们明白了,一会去我们六个便亲自训练他们三个战场上的技巧,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总比一无所知的要好。”
我有一座煉妖塔
“好,就依你们的意思来,兄弟们先做着,我去看看大帅,他现在心里只怕也不好受啊。
恕不远送。”
“宋将军请!”
王府内院观景亭,柳明志驻足亭中怔怔出神的凝望着因为灯笼照射波光粼粼,五光十色的湖面。
“哭了?”
柳明志一怔,这才发现宋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的身边,急忙用手抹了两下眼角。
小狐仙
“你他娘的瞎啊,老子哪里哭了,就是夜风有些喧嚣,迷住眼了。”
宋清脸色怅然的从袖口取出自己的手帕递到了柳大少面前。
“没哭就没哭吧,送子上战场的滋味不好受吧。”
柳明志接过手帕默默的点点头:“养儿方知父母恩,年龄大了吧,也怕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乘风这小子,无肉不欢,军中生活三五天能吃一点肉味就不错了,也不知道这孩子会不会饿瘦了。
承志这小兔崽子,有事没事的总爱偷喝点酒水,希望他在军营能忍住这个臭毛病,不然的话被抓到了少数得挨军棍。
城墙这小子,年龄最小,性子也最坚韧,是个当兵的好料子,只是他年纪太小了,不懂变通,在军营难免会吃些苦头。
云老帅治军古板,我早有耳闻,希望他们三个能扛得住吧。”
源珠變 不死小魚
“后悔了?那就别让他们三个去了。”
“不后悔,他们生为了我的儿子,有些事必不可免,早晚要面对的。
黑 獨步千軍
既然如此,就让他们早些面对现实吧,挨打要趁早。
这个时候吃点苦头,总比老子将来撒手人寰之后饱受欺凌的好。
如今的局势浑噩难明,哪天老子要是出意外了,他们也能有些自保的手段不是。”
“你就不怕万一付出点代价来?”
“怕,怕有什么用?三十万铁骑乃是安身立命所在,只有保住他们,北疆二十七府才不会成为待宰的羔羊。
不但是我,也是孩子们将来安身的根基啊。”
“唉,别看你对乘风他们兄弟不打就骂,可是放在周围年龄相仿的兄弟里,谁也没有你宠爱孩子。
大爱无言,这就是大爱无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