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yt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神級上門女婿笔趣-第一百二十一章 鹿神醫的緊張(一更)讀書-mgq69

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神級上門女婿
这意味说什么,很清楚。
吴四心头大骂,有心想大打出手。
但是更多的却是恐惧,眼前这人,果然如传说中人,强悍到不可思议。
他这个出头鸟,轻率了。
直到林绝带着柳婉音,远远的去了。
那两大高手才喘过气来,看着吴四,羞愧道:“四爷,对不起,我们无能,让你丢脸了。”
打造娛樂帝國 萬乘北宸
女子高生系列
吴四摆了摆手,哼道:“我知道你们的深浅,不关你们的事。走,跟我回家族,今天的事,不会就这样罢休的,玛德,我吴四,可咽不下这口气。”
回到庄园,林绝和柳婉音立刻弄晚饭。
林绝原本想请几个阿姨来帮忙,但是都被柳婉音拒绝了。
柳婉音想和他安静地生活,至于家务什么的,柳婉音都能自己打理。
悍妃嫁到:邪王請躺好
她是一个勤劳的女子,虽然庄园很大,但还是,坚持着自己管理。
“林绝,你说,明天鹿神医会给我看病吗?”
崇禎封神 屠神龍
柳婉音捂住自己脸上的伤疤,带着不肯定的语气问道。
林绝肯定地点头道:“这个是当然,鹿神医,和我是故交,当然会给你看的。”
“可是,鹿神医不是一年才给人看一次病吗?他现在都去叶家给叶家少爷看病了,就轮不到我了吧?”
柳婉音还是不太放心。
白天聚贤庄的人那么嚣张,她已经被吓得怕了。
不想林绝因为给她看病,与聚贤庄陷入不愉快之中。
網遊之超神大機甲 日出看
这燕京的势力,可都是不好惹的。
林绝笑道:“那老家伙,规矩多得令人发指,这条规矩,对别人来说,可能有用,但是对我而言,没用。”
柳婉音还以为林绝这是安慰她,加上林绝行事霸道,才这样说。
她不知道的是,在外人眼里,神秘,脾气,架子都非常大的鹿神医,在林绝面前,还真只能乖乖的。
深夜,聚贤庄。
鹿神医在叶家的车队护送下,回到了聚贤庄。
齐老早就恭候在门口,点头哈腰迎接鹿神医。
“神医,您回来了?今天还顺利吧?”
鹿神医只是对他略一点头,就没后话了。
紈絝龍妃:腹黑師尊寵上癮
这时,叶家车队上,下来一个背头中年人,笑道:“神医,多谢你给叶飞那小子治疗了,要不是你神医妙手,那小子说不定还得在床上躺半年呢。你一出手,不过几天就没事了。”
鹿神医哼道:“本来就没什么大碍,只是你叶家老爷子太心疼这个孙子,我才不好拒绝,过去帮他看了看,不就是被车给撞了吗?也就断几根骨头,死不了的。”
背头男人脸色有些尴尬,如果是别人敢这样议论他叶家的事,怕早就被干掉了。
只是鹿神医脾气就是这么冲,背头男都习惯了。
他脸色转冷,重重道:“叶飞被撞,族长暴怒。叶飞乃是我叶家的独子,那人既然来了燕京,不乖乖趴着做人,居然一来就动我叶家的继承人,当真是取死。这件事,叶家会让他付出代价。”
鹿神医撇嘴道:“你们叶家,和人家都起来,谁更胜一筹,这可说不定。”
没想到鹿神医居然会如此不给叶家面子,背头男顿时带着怒气道:“神医,我叶家,难道会怕他?当年北地的豪族联手,没弄死他,如今他还敢回来,我叶家就能捏死他,神医可信?”
鹿神医怪眼一翻:“不信。”
“神医,你……”
背头男大怒,但鹿神医却不买他的账
背头男只得颇为不快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身为叶家的外务总管,背头男地位,可是不低。
一般人敢怎么顶撞他,他早让对方惨叫了。
此刻齐老脸色古怪,凑上来说道:“神医,那个,我有一件事要给你汇报。”
“说。”
鹿神医道。
齐老看了一眼背头男,不知道该不该说。
鹿神医淡淡道:“无妨,说吧。”
而正要离开的背头男,也停住脚步。
看来,接下来说的事,似乎和叶家有关。
“打伤叶公子的那位,今天来了聚贤庄。”
我開始搖滾了 億書堂
齐老只是这么一句话,就让鹿神医和背头男脸色顿时大变。
鹿神医喝问道:“齐元,你别给老子胡说啊,那位怎么会来我聚贤庄?你这是嫌我聚贤庄惹的事还不多是吧?”
鹿神医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背头男,见对方咬牙切齿的,就知道不妙。
心头大骂齐元给聚贤庄找事。
背头男阴沉道:“齐老,说,零号来聚贤庄什么事?”
輪回遊戲空間
这语气,可就不同于与鹿神医说话时那么友善了,而是带着不容抗衡的命令。
齐老牙齿打颤,小心地问鹿神医:“神医,我该说吗?”
惡魔之吻1
“说吧,你既然不该说的都说了,现在问我还有什么用?真是个废物。”
鹿神医鄙夷道,很不耐烦。
齐老战战兢兢道:“叶总管,神医,那一位来聚贤庄,似乎是来看病的,而且,指名道姓,要见鹿神医你,说与神医你是故交。”
鹿神医哼了一声,脸色阴晴不定,但也没否认这话。
降臨在海賊的天魔
齐老顿时一惊,难道那位,真的认识鹿神医?
叶家外物总管看着鹿神医,沉声道:“神医,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交代?”
鹿神医冷冷道:“我给你什么交代?”
“神医,何必明知故问。对方撞伤我们公子,险些酿成大错,现在来找神医你,你难道,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叶总管怒声道。
严重怀疑,鹿神医和那人,或许真的是故交。
“神医,我希望你明白我叶家的一片苦心。我们不希望,神医你作为我叶家的朋友,给那人看病。”
叶总管疾言厉色:“这样,就等于是无视我叶家的尊严。神医,我们坚决不同意,你给他看病。”
“我一年只会看一次病,这是规矩。”
鹿神医淡淡道:“既然已经给你叶家看了,就不会再看。即使要看,那也得等明年。”
叶总管才放心,笑道:“神医有你这话,我叶家就放心了。明天零号不是要来聚贤庄吗?很好,我叶家也来凑一个热闹,看他究竟要如何。想看病,休想。”
言罢,叶总管才重新等车,离开。
鹿神医呸了一声:“玛德,老子要给谁看病,你一个外务总管管得着吗?要不是看在叶家老爷子的面子上,老子非得抽你这个鳖孙,还敢威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