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rv精品言情小說 分梨 起點-分梨看書-psbvz

分梨
小說推薦分梨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傻瓜,因为想对你好啊!”
末世種田:少將矜持點 愛瑜
“那你会一直对我那么好吗?”
紅顏淚之藍郁 小水一夢
“会,傻瓜,别想太多,还想吃梨吗?再给你削……”男生手里还握着刚刚削完梨皮的水果刀,宠溺地问。
女生一言不发,只躲在男生怀里嗤嗤地笑……
男生是个兵,确切地说,他是个军人,中国人民海军,而女生,早就为了跟着他,从边陲小镇搬到了营地附近的幼儿园教书,两人感情如胶似漆,男生每日下了班,回到出租屋都会好好照顾女生,而女生也尽心尽力地为着两人这小家,默默奋斗着……
一天,男子下了班后,便急匆匆地赶回出租屋,握着女生的手,说道,“木子,咱们结婚吧,我很快退伍了,到时候,我带着你,咱们回老家去,过咱的小日子,怎么样?”
“怎么这么突然……”木子被问的一脸懵,“利振南,我,我还没准备好……你,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还考虑什么?难道,你不想嫁给我吗?”利振南问道,
“不是,我,我当然想,可是,怎么这么突然……”
“那就行了,没什么突然的,咱这叫水到渠成嘛!反正迟早都得办,我今天正好想起,那就择日不如撞日,明天上班的时候啊,我就打个报告,申请结婚!”利振南斩钉截铁地说道,而木子看来,利振南虽然有时候做事情冲动了点,但心里总是想着自己的,而且总会把事情安排妥当,不让自己操心,这种男人还不好吗?想到这里,木子低下头,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结婚报告打上去后不久,部队便通过了,两人以合法夫妻的身份,在部队过完了利振南最后的军旅生活。两人收拾东西回到老家,用部队给的抚恤金,在小镇上买了一套三室一厅,做起了两口子的小生意,日子看似慢慢地都有了盼头,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異界雷尊
不久后,木子便被查出怀孕,又是一件大喜事,两人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个属于他们爱情的结晶,而利家老小对木子腹中的孩子也是无比关照,作为家里的长子,利振南在家里是老大哥,可就算如此,利父利母还是更加关注利振南的弟弟利振光,随着木子的肚子越来越大,利振南为了照顾她,推掉了不少工作,每天都尽心尽力地照拂木子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木子最爱吃的水果便是梨子了,这几乎成了她每天都要吃的必备食物,利振南每天工作完回到家,总会和木子两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把木子的双脚放在他的大腿上,给她轻轻地按摩,然后又细心地为她削好梨子的皮,切成大拇指那般一小块一小块的,又用小叉子一块一块地送到木子口中,十分甜蜜。
为此,木子甚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咱们这么爱吃梨,那咱们的宝贝生下来就叫梨儿吧,好不好?”
“梨儿,这名字多好,又温柔又细腻,咱们的孩子一定会很乖的……”
“你好像,都没和我说过,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木子抬头看向她身边的男人,眼神中透露出她的期待,她在想,这个男人会给出什么答案,从这个答案中,她便能看出这个男人,到底值不值得自己托付终生。
清穿之十福晉 醉若
利振南想了想,说道:“生男生女,有什么关系吗?无论如何,这个孩子都是我们的孩子啊,如果是男孩的话,我们爷俩保护你,如果是个女孩,那我保护你们娘俩,”他转过头,和木子四目相对,眼神中满是坚定。
木子如愿生了个女儿,取名叫梨儿,乖巧可爱,白白嫩嫩的,她出生在梨花盛开的季节,好像生来就如梨花那般纯净洁白,可世间哪有什么东西是一如既往地纯白,时光会变,岁月会流逝,人心慢慢地,也会一点点发生改变……
已为人妇为人母的木子,不再像谈恋爱时那么活泼好动,她身上的气质慢慢从古灵精怪的少女气息,变成了端庄贤淑的少妇,她不再像从前那样,身边有很多好姐妹,每天和不同的朋友去这里喝早茶,去那里逛逛街,和这个小伙伴商量旅游,和那个好闺蜜讨论美妆……生完宝宝的她,好像和外界隔绝了一样,身边再也没有说要和她一起逛街一起旅游一起喝茶聊天交流护肤的朋友,有的只是和她一样处境的宝妈,她每天除了孩子就是孩子,婆婆不是对她不好,每天围在她身边,她该有的待遇她都有,可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每天一大早,利振南便已经出发去工作了,和木子总是草草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出了门,两人一整天的时光,好像只有这么一点零碎的时间可以好好看看对方一眼,利振南早出晚归,每每回到家,木子已经哄着襁褓的梨儿睡去,留给他的只有主卧那空荡的大床,木子连睡觉的时间,都和孩子绑在了一块。
偶尔利振南也会回的早些,他也想把自己在外边工作时发生的事情和木子说说,就像结婚之前一样,安静地过着只有两个人的时光,可结婚之前的光景又怎能和现在一样呢?木子不再想听利振南讲的她再也听不懂的那些专业名词,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各种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宝宝的奶瓶尿布营养品……
前妻的蜜戀
“你知道吗?我今天为啥回那么早,我们公司那小李啊,最近新招了几个实习生,我们统计的那些数据啊什么的,都交给他们去整合了,我啊,就把时间空出来了,回家多陪陪你们娘俩,皆大欢喜啊……”利振南满腔欣喜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木子在哄孩子的身影,十分满足。
“你说这些我又听不懂……以后回来先洗手啊,不然不准抱孩子!然后,奶粉啊尿不湿啥的,也都快没了,你别老想着你自己的事,回家就多陪陪孩子,这才是一个真正合格的好爸爸好老公,不是光在外边工作就行的……”木子一边叠着孩子堆成小山的小衣服,一边回过头瞟了利振南一眼,便接着干活了。
利振南满腔的欢喜仿佛随着木子的话,堵在了嗓子眼里,没有人懂他在外面工作的艰辛,军人退伍转业对他来说并不容易,特别是要从部队服从命令的死规矩中逃脱出来,再适应新的规矩,既不能延续之前在部队中的按部就班服从命令指示,又不能完全放手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也让他十分头疼,而更加头疼的,是他要适应不同社会角色的转换,在之前,他是军人,虽说只在部队活动较多,但他走到哪里都是有一定的优待政策的,党和**给到军人的待遇那可是真的好,可现在,他不再是军人了,顶着一个退伍军人的头衔,却要干着普通上班族的工作,回到家还要当一个总是被嫌弃的新手爸爸,想到这里,他心里就堵的慌。本以为结了婚日子会慢慢顺溜,然后两口子越走越好,可现在看来,怎么感觉前路漫漫,要经历的磨难更多了呢?
可后来他转念一想,自己虽然不容易,但老婆哪里又比他好过多少呢?婚姻和爱情,本来就不一样,婚姻中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谁都有自己更加关注的方面,婚姻一开始肯定是需要磨合期的,想到这儿,利振南又放下心来,他想着不论如何,只要彼此都好好经营这个家,互相体谅互相理解,事情总会迎刃而解的。
想到这里,他又去冰箱里,拿了两个梨,喊道:“老婆,给你削梨吃好不好,给你切小块行不行?”
木子却只是回头看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说了句:“削了皮就搁那儿吧,不用切块了,放那儿我待会再吃,我这儿忙着整衣服呢!”
利振南虽然有点失望,却也没说什么,“理解、体谅”,他在心里和自己小声说着,一直重复着这两个词。但如果,所有事情都可以用互相包容互相理解去解决,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各种各样的纷争了。
慢慢地,过了几年,女儿要上幼儿园了,这时候,新的问题出现了,仅仅靠利振南一个人的工资,只能让家里勉强度日,但若想真的有所积蓄,这么点钱是不够的,这意味着,木子也需要重新走上工作岗位,而不能只待在家里当着全职妈妈,虽然能更好的照顾孩子,可是,完全承担不了一个家庭现在所需的日常开支啊……工作的问题容易解决,木子本来就是老师出身,找一份工作对她而言并不难,可问题是,工作找着了,孩子谁带?饭谁做?家务谁忙?这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来,木子只能想到一个最好的人选,那便是自己的婆婆——利母。利母虽然早已退休,但却还在家里照顾自己的小儿子利振光,一直说抽不出身来照顾木子和孙女……可木子知道,是因为自己生了个女儿,不是儿子,没有办法给利家生个长房长孙,而且自己现在只想生一胎,这可让利母十分生气,本来利母就更喜欢小儿子一点,这下子更让木子不受利母待见了。
每每利母打电话,对话通常都是不欢而散。
“工作工作,就只想着工作,什么时候抓紧时间生个儿子才好啊,成天只想着赚钱、赚钱,赚那么多钱给谁花啊,够用不就行了吗?”
“妈,梨儿要上幼儿园了,不赚钱怎么够家用啊,单靠振南一个人那点工资,怎么养活一整个家啊?您就上来帮我带着梨儿,和我们一块住,不行嘛?让我们俩都能多赚点钱,才能过上更好的日子啊,再说了,振光他都那么大了,梨儿才那么小……”木子总是强迫自己忍住骂人的冲动,她知道,自己的婆婆本就是个农妇,那就和她毫无道理可言,有什么办法呢?老人家的想法根深蒂固,自己也不是不理解,也不是自己不想当个好晚辈,而是实在是条件不允许啊……
“我看你啊就是太娇气,哪像我以前,一个人带两个孩子,还要一边干活,要都像你这样,干点小活就哭着喊着要死要活的,那还能活到现在吗?”利母总是觉得这个儿媳妇知书达理是知书达理,但就是太娇气了,干不了重活不说,也不肯生儿子,这可把利母弄得有些着急。
木子一边听着,越听越难受,怪不得,所有人都说,婆媳关系是中国最难的矛盾问题,都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而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的事,决定和一个人结婚,就要接受他原本家庭中的各种不完美,想到这里,木子苦笑了一下,没说什么,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原本想着又哄又劝把婆婆叫过来,也算是解决一桩麻烦事,可没想到自己还是解决不了,只能等着利振南回来,再做进一步商量了。而当天下班之后的利振南,听了木子的诉说,拨通了给母亲的电话。
“喂妈,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过来和我们一块住啊?我们需要你……”就这么劝着劝着,利母最后还是点了头,不为什么,可能也是因为“知母莫若子”吧,儿子总会有办法,成为母亲的软肋。
这样一来,倒是真的省去了一桩麻烦事,可和婆婆同居这件事,对木子而言,又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中国人都知道,婆婆不是妈,但婆婆是老公的妈,生活习惯上,这还真不能挑刺。就从剩饭剩菜这件事来看,木子不是一个浪费的人,但她也从来不会把剩饭剩菜留着吃,这些东西对她而言,都是小区泔水桶中要拿去喂猪的,但对于利母而言,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隔夜吃的,吃不完就留着第二天热一下又能接着吃了嘛!
在利母过来和他们同居这段日子,婆媳二人没少因为这剩饭剩菜拌过嘴。
“妈!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这剩菜不能吃了,你闻闻都有味道了,你知道吗?这里边含多少亚硝酸盐你知道吗?会致癌的知道吗?”木子无奈地从冰箱拿出利母放在里面的剩菜,准备倒掉。
“你你你别动!”利母一把抢过菜盘,“致癌、致癌,哪那么容易致癌?那人家那么多人吃剩饭剩菜,也没见人家致癌啊?你们现在就是生活条件好了,才说这说那的,要是在我们以前,能吃饱就已经不容易了,还怕啥致癌?你看看我像是得癌症的样子吗?”
这样的对话早就已经屡见不鲜,不仅仅是剩饭剩菜,连孩子的问题两人产生分歧都会差点打起来。
“妈,别给她吃糖了啊,没写作业前不可以看电视!”木子在女儿心中,那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虎妈”,但对于老一辈的人而言,教育孩子无需花太多精力,放养就好。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利母表面上答应着,背地里却偷偷给孙女塞糖果,“咱偷偷吃,不告诉妈妈,知道吗?”利母总是这样,但当她看到梨儿已经长起了蛀牙时,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牙科医院里,总是有一股独特而又刺鼻的味道充斥着,但木子没办法逃离,更没办法去怪别人,她知道,对于婆婆的很多做法,她虽然看不下去,但她没有立场,更没有理由,去和婆婆说什么,或者说,去怪罪她什么。每每她和利振南谈起这个问题,利振南总是不当一回事,只说道:
“我妈年纪大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很多事情忍忍也就过去了,你不用老是揪着不放啊,这样怎么行呢?”
久而久之,木子再也没有将改善婆媳关系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丈夫利振南身上,她已经彻底对这段婆媳关系失去信心了,或者说,连同她和利振南的夫妻关系。
真科技無雙 佘大
日子一天天过着,孩子一天天长大着,可对于她和利振南而言,仿佛隔着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江,水涨潮起,越隔越远。利振南渐渐晚归,总爱和自己的朋友去漫玩,去潇洒,仿佛只有朋友在的地方才是家,他不再那么迫切地像以前一样,想每天一下班就飞奔回家,和木子说着这一天他发生的事,因为回到家,他不仅不能释放他自己的工作压力,反而会无形中增添了许多家里的压力。他的脑子里总是不断回荡着木子平常爱说的几句话,“这个月菜又涨价了,天天涨,工资又不涨,这样下去,还有什么可以吃的”、“你回家也不知道帮帮我,就只知道看电视玩手机,怎么我就不会玩手机呢”、“你能不能好好和你妈谈谈,这样下去我真受不了了,她今天又干嘛了你知道吗”……回到家,那个家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那么温馨、安静,现在的家,一回家就意味着吵闹,就意味着纠纷,就意味着无止境的问题和矛盾一个接着一个甚至一连串的全都冒出芽尖尖,他想当个好爸爸,想当个好丈夫,更想当个好儿子,但现在看来,他什么都办不到。
从前,他一下班,客厅的果盘上总会放着几个梨,因为那是他和木子最爱吃的水果,两人只要吃起梨来,就是属于彼此的一方小天地,但现在,回到家里,果盘上零星散落着几个葡萄、几个果子,都是市面上卖的便宜的那种,但没有梨了。
神葬八荒 幻心楓羽
“木子,怎么不买点梨啊?你不是最爱吃了吗?”
“你不知道这现在的梨有多贵,哪敢买啊,买点别的吃吃算了……”木子有心无力地回着利振南的话。
而从这里开始,利振南不再想回家了。一下班,经常会有很多朋友寻他,带他去放松身心,去吃饭,去洗澡,去桑拿,利振南觉得,这才是生活啊!为什么要老是憋在家里那几十平方的地盘上呢?而他的这些举动,让每天勤勤恳恳为了家的生计的木子十分不满,两人也因此吵了无数次架。
“我辛辛苦苦又在外面工作,回到家还有那么多家务要做,你妈说振光媳妇要生了,她回去照料那边,我没办法啊,那我多辛苦一点也没关系,可是你看看你,你有什么好样子?”木子看到他经常出去酒肉,愤愤地说道,对于她而言,一个温馨的家,不能仅靠一个人维持,而在现在的这个家里,她看不到利振南对于这个家的付出和额外的努力,好像他除了工作时间是属于家里的,其他的时间都可以在外面乐得逍遥。
每每听到这里,利振南总是埋怨不已,“你管我那么多干嘛?反正我又不是不工作,我又不是没有为了这个家付出,我的工资有多少,我自己都不知道,不是全在你那里吗?我现在还有什么,我连出去放松一下的权利都没有吗?”
两个人一吵起架来,便是一场一点就燃的恶战,但两个人都在极力避免这场恶战的发生,在即将控制不住时,利振南总会选择推门而出,扬长而去,他在给自己、也在给别人一个机会。
但这些机会,好像并不能阻止一场危机的爆发。木子变得越来越多疑,利振南三天两头往外面跑去吃饭的举动更是让她极度不满,她不满这个男人回到家便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不满他完全把自己当成透明人,不能再在他心里漾起任何一层波澜,她更不满,为什么家是两个人共同打造的,而他就可以经常性地往外面跑,总是把外面的灯红酒绿当成是自己的归宿,把这个他们的小家当成旅馆一样对待……
利振南也越来越冷漠,他不想回到家接受木子那双带有探视性的眼神,仿佛要把他心里所想的一切挖个干干净净,他不想这样被一个女人老是监视着,他没有出轨,更没有对不起自己的老婆,为什么在外面玩就是一种错误呢?为什么他一回到家里就觉得很压抑很透不过气呢?这是他所想不通的,他也在尝试,尝试着自己能不能在家里好好和老婆孩子聊聊天,但他发现,他做不到了。
老婆孩子的话题,像设了一道结界一样,把他隔绝在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哪个班读书,班主任姓什么,平常孩子读书成绩怎么样,这些,他一概不知。他在客厅坐着,有些窘迫,他和孩子没有话题,和老婆没有话题,他所有的话题,都在手机屏幕上,都在他的那些酒肉朋友那里,于是,他只有逃离才能求得心里的舒适和宁静。
这天,他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到家,洗了个澡,便又准备出门和朋友吃饭玩乐,而在木子看来,她觉得这个男人不一样了,也许是那些酒肉朋友,已经带着他远离这个家了,她想着,她不能再任由这个男人再这样下去,不能让这个家存在的就像一座死堡一样。利振南出去后,她找到了那些朋友中的其中一个,问清楚他们在哪里吃饭,又在哪里玩耍放松,而那个朋友仿佛吃定了木子不会干出什么事,只带着轻佻地语气,把地点据实相告。
“我们去红树林吃饭啊嫂子,待会还去泡个澡啥的,您别担心啊,早点睡就成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異能邪帝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師 奧巴牛總統
这个时候,木子应该在家里辅导女儿写作业,然后早早上床睡觉,可现在,她却打车,前往自己的丈夫放松的地点,想要一探究竟。
到了那里,利振南像是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况,和朋友出来吃饭喝酒,这在他看来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不知道怎么在木子看来,就变得不可饶恕一般。木子和利振南四目相对,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事情后,利振南便送木子回家,两人一块回到了家。
家里是同往常一样的寂静,女儿已经熟睡,于是一场争吵如意料之中一般开始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我不要面子的吗?你直接过去,干嘛,捉奸吗?有什么奸好捉的?我就是和朋友出去吃个饭,我犯错了吗我?你干嘛要这样对我?”利振南首先开炮,宣示自己对木子这个做法的不满,
木子一脸委屈,“利振南,你自己说,你每天都出去大鱼大肉,你是什么意思?家里待不下去了吗?外面的更吸引你是吗?自己家里的什么都是渣的烂的,外面的东西都是好的,外边的屎没吃过都是香的吧?你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哪个好男人是天天不着家,成天到晚往外面跑的?”
利振南好像被戳中痛点一样,好像自己隐藏了那么久的真实想法都被洞悉,他知道,他只能把自己剖出来,他内心的想法早已经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隐藏了,但他不愿意就让木子像扒开他的皮肉一样,把自己的真实想法一层一层扒出来,放在阳光底下晾晒,被众人所皆知。
这一方小小的客厅,这小小的两个人,就一直在争吵着,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两人都想得到对方的理解,都想让对方多为自己着想一点,但好像都做不到。这一次的争吵,好像什么作用都没有起到,反而让这个家残存的一些支柱轰然倒塌。
在争吵中,木子为了不让利振南再出去玩,她作势把利振南的车钥匙抢过来,企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的丈夫安安分分地待在家里,但这样对利振南而言,是彻底地斩断了这个男人的理性意识,他一把举起手机,往木子头上砸去……
这一砸,仅仅是一个动作,却仿佛过了很久,那一刻,两个人的脑海里都闪过很多的片段和画面,年轻时候两个人在一起时的亲密,每天都有很多话题讲个不停,慢慢地变成两个人形同陌路,从无话不说到无话可说,好像这一段路走来,两个人都没错,但又好像,两个人都错了……而最终,木子昏过去的前一刻,脑子里定格的,是客厅的果盘上,搁着的两个梨,她轻笑了一下,今天可特地买了两个梨呢,就等着利振南回来可以吃,但没想到,他们可能再也没有一起吃梨的机会了……一行泪,混着伤口流出的血,随着侧脸滑过……
木子再醒过来,已经到了医院的病房里,伤口不深,颅内也没有出血的情况,休息一下便可出院,这是医生对她的诊断结果,她看着病床周围,利振南,女儿,她的弟弟,都到了啊,这样,事情大概就能办的更好了吧……
她休息了一会,看着不停地在抓头发的利振南,沉默无言,然后起身,收拾东西回家。她很平静,仿佛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从箱底抽出两人的结婚证,轻轻地拂去上面的灰尘,再拿出户口本,看着这些东西,她只有叹气和流泪,她转过身,对着在客厅里,静静地看着她,不发一言的利振南说道:
“我把东西备齐了,咱们去吧。”
利振南多想去夺过她手中的东西,他多想抱住她,和她说,自己错了,自己心里是有这个家的,自己是爱着她的,可当他看到她额上的伤,他就迈不开脚步。从前,木子的胃不好,也会去医院做些检查,每一次都是利振南带着她去的,可这一次,去医院做检查,却是利振南把她伤成这样,最爱的人伤起人来,果然最疼。就凭这一条,他再没有理由,向她伸出他的手……
民政局,两人很平静地顺着流程办完了手续,利振南净身出户,孩子归木子抚养,想来,他们之间唯一的纠葛,也就只剩这些了。办完手续之后,两个人反而都很平静,木子想着,原本就和在一起的时候,不一样了,人都不一样了,何必还靠着意念,硬逼着两个渐行渐远的人,绑在一起生活呢?
而对于利振南而言,他曾经是个军人,军人的身份,是保护人,而他,不仅没有保护人,反而伤害了自己最爱的人,而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这一切,都怪不了别人,如果当初,自己能够好好扮演一个好丈夫,好爸爸的角色,事情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簫傳
那天天很蓝,阳光也不太刺眼,木子转过身对利振南说了一句:“你看,咱们俩都喜欢吃梨,现在真的要分离了,我刚刚看到那边有个水果摊,咱们俩,好好分个梨吧。”说罢,她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