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hg2a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鉛華之虛浮粉飾》-第十章 最好的答案推薦-xbs0k

鉛華之虛浮粉飾
小說推薦鉛華之虛浮粉飾
1.穆雨林、刘子瑞结局
这半年来大家都在准备研究生考试,转眼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不过还好雨林的付出并没有白费,优秀的本科成绩加上团委副书记的身份还是让她在保研上几乎不会出现问题。
当然学院这三个学生组织现在也只有雨林比较轻松,可以帮陈书记做点事。反正自己也就当是感谢上半年旭和子瑞的帮忙了。
这段时间又要准备院系复合材料竞赛的事,雨林叫着子瑞一同来回奔波。
“好累啊,终于打印完所有的试卷了,”雨林两手抱着厚厚一沓的试卷,看上去十分吃力。子瑞也是顺手接了过来。“得亏有你帮忙,陈书记怕泄题让我自己去打印再拿到他办公室,他也不想想我怎么可能搬得动这么多,你可别出去说漏嘴了哦。”
“当然喽,”子瑞扫了一眼试卷,“今年出的题都挺难的,你都做得出来吗?”
“没细看,不过大致扫一眼不太麻烦。算了你还是跟我一起去找他吧,我也实在是搬不动,让你来做我的劳动力应该没什么事。实在是辛苦你了。”
“说什么呢,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子瑞颠了颠手上厚厚一沓试卷,一路跟着雨林走去陈书记的办公室,“雨林,咱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总是这样跟我客气,弄得我总觉得我们之间距离很远。”
“有吗?”雨林望着子瑞,这段时间以来跟子瑞相处的还算融洽,每天在一起学习,在一起吃饭过得也算是开心,只不过这一切都简简单单。或许这也是雨林自己所期待的生活。
确实雨林也没做好准备完全接受眼前的男孩。
当欣喜若狂被冷却,剩下的只有无尽的疲惫和徒劳的逃避。
“没啥,我想多了。”当初跟雨林在一起的那种冲动和对未来憧憬已被时间磨尽,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人仿佛只是好友,完全没有恋人的感觉。子瑞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问题,他感觉不到爱和温暖,有的只是朋友的关心和在乎。
可能子瑞所期待的不止如此,他更希望和相爱的人相拥在繁华的街道,跟自己在乎的女孩甜甜蜜蜜永远快乐。
打印店到陈书记办公室还隔着几个教学楼的距离,两人心里都很乱。这摞试卷别说是雨林,就算是子瑞自己搬这么远也觉得累得慌。
陈书记看着子瑞满头是汗的夹着试卷进到办公室,急忙走两步迎了上去,把试卷接了下来,“小瑞也跟着来回忙了,实在是辛苦你俩了,考研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好吧,挺有信心的。”
“那就好,雨林你的事也不用急,昨天院系领导开会觉得你的保研应该也没有问题了,这段时间就好好忙忙院系的工作,简单准备一下考试内容就没问题了。这次竞赛的卷子你也看了吧,难度怎么样。”
“谢谢书记了,我也只是简单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上多少,我也尽力多考点。”雨林尴尬的笑了笑,其实对于雨林而言即便没有团委副书记的成为,凭着本科成绩保研也没什么问题,这是被陈书记这样一说就显得自己的努力全靠了书记的功劳,接下来可能还得多为院系忙,想到这雨林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脑壳,跟书记谈起了换届选举的话题。
“是得准备了,换届初步定于六月初,不过今后有啥大事还得你们这些老学长学姐多指导帮忙呢。”
一听着书记提了换届的事,子瑞也笑了,也算是终于要忙完了这一年工作,“当然,我们以后有啥事肯定来帮忙的。”
“哦对了,这一沓子答题卡得拿到你宿舍,这些轻一点的演算纸报名单其他材料就先拿到雨林宿舍吧,明天考试前你俩得提前到考场做好准备工作。”
“好的,书记我们就先回去了,一会还有课。”
其实准确的来说马上就要上课了。两人出了办公室明显步伐加快了不少。
“刚才你说的以后还要给书记帮忙哦,我可没说,嘻嘻,以后就得多多麻烦刘主席了。”
“雨林,你这样说可就不仗义了,我这个人都是你的了,我的事不也得是你的事?”
“别贫了,抓点紧,一会儿就要上课了,咱们忙上回去送东西,然后拿书我寝室楼这集合。”
雨林也不愧是团委副书记,做事有主见,有自己的规则,大部分的事根本不需要找自己这个男朋友来做决定。子瑞很少能感受到雨林需要自己,当然除了体力活。
“你把书放我书包里面,咱们跑着去实验室。”
实验室离寝室并不远,但是子瑞刚到实验室楼下就收到了黄琦发来的信息,“小瑞瑞你人呢,快点快点老师点名了,在前楼二层。”
“啊呀,雨林我不等你,我们老师点名了,你快问问你们班长你们在哪上课,我先走了啊,”随后子瑞马上两步并一步大步跨上二楼。这两步走的子瑞一头的汗,到了二层忽然一拍脑门,想起个大事,对着一楼大喊着,“雨林,你的书还在我的书包里。”
子瑞边往教室跑边回身翻书包找书,慌乱的翻了半天才找到,心里想着自己要不赶趟了老师点名了,雨林他们班老师应该还没到,自己还从没迟到过,千万不能迟到。子瑞回身愣住,看了一眼通往一楼的楼梯,又想着自己已经没时间了必须要去教室,心里挣扎了许久。
“你这是想让我上去取书?”雨林从后楼走回前楼一层,语气里充满着疲惫和惊疑,看着子瑞半天没下来,然后又一步一步往楼上迈了几步,“刘子瑞,我真是看透你了,你真自私,困难面前你就是这么做的。”
子瑞忽然醒悟了什么,马上跑下楼给雨林送了书,又急忙冲到自己上课的教室。
这堂课子瑞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雨林说的一点错都没有,无论是什么情况自己都不应该这么做。在危机时刻自己想到永远是自己,雨林在后楼上课,凭什么要来前楼二层来拿自己的书。自己真的做的太自私了,今后又怎么有脸见雨林。口口声声说喜欢人家,真的遇到困难就是这么做的,自己真的配不上雨林。
这节课下课已经是晚上了,子瑞没有找雨林吃完饭,雨林也没有。雨林不知道该跟子瑞说点什么,子瑞也确实没脸再见雨林了。
不过两人晚自习还是来到了先前约好的教室,子瑞发觉雨林已经早早到了教室,便低着头走到雨林身旁小声的说:“我们出去聊聊吧。”
子瑞不敢看雨林的眼睛,自己今天下午的所作所为仍积压在心底久久不能释怀。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讨厌没有担当的男生,当初和你在一起不仅仅是因为你每天晚上都来接我回寝室,主要还是因为那次我犯了错,是你帮我解决问题的。”
“这件事我忏悔了一下午,一直不敢面对你。确实是我这个人太差了。”
“算了算了,你也别这么说,你当时也是着急。”
“雨林,”子瑞抬起头,看着雨林清澈的眸子,“我们分手吧,对不起。”
“……”雨林半天没有说话,可眼睛已经发红,眼眶也变得湿润。
“实在对不起,我知道自己不够完美,这件事我真的原谅不了我自己,这种对你的伤害让我愧疚的不敢再面对你。”
“我原谅你了啊,你不至于这样吧。”
“这段时间和你在一起我很快乐,但是我们之间距离实在太远太远,我们不合适,是我当初没有考虑好自己就贸然闯入你的世界。”
雨林擦着眼角的泪水,哽咽的说道,“你或许以为我对你的爱太浅太浅,总是把你当做苦力看待,可是平平淡淡的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们未必会有很多甜蜜的时刻,但是每天跟你一起上晚自习,一转头就能看见你,这些时刻我都会觉得很幸福啊。而且你还帮我这么多忙……”
“两个人究竟为什么决定在一起,可能是生活观念相同,能给彼此带来快乐,不仅仅是相处带来的好感和互相帮忙的感激,我们之间所维系的真的太少太少,是我对不起你了。”这一刻子瑞也暗淡起来,平日里被封为男神的角色在今时今日看来显得十分邋遢,也渐渐的哭了起来,“我之前真的很喜欢你,雨林,只是我觉得我们真的不合适。”
“嗯。”雨林擦干眼泪尽力挤出个微笑,“算了,原谅你了,我们就算是和平分手,以后还是好姐妹哈。”
“谢谢你雨林,谢谢你的原谅,这段时间是我做的诸多不对。”
“别这么说,”雨林转过头看着空荡的街道,漆黑的深夜,擦干了眼睛里的泪水,“我们都成长了。”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有的人喜欢的平平淡淡,有的人分手时死去活来。多年过后回头看去,这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如果不合适确实没必要勉强在一起,早日成就彼此既是彼此最好的解脱,这也是给彼此最好的答案。
2.
这个学期过得很快,大家各怀心事,转眼这半年时间又要过去了。某天雪峰又莫名的主动搬回一泽那,俩人又当起了同桌。雨林忙完院系的比赛就请假回家了,估计得到暑期实习的时候才能回来。黄琦又开始吹嘘自己这次六级会过,他每次都有着莫名的自信。子瑞自从换届之后就每天为了考研专心学习。所有人都在为自己的梦想努力奋斗着。
至于旭,每天也在准备考试,可自从那次帮着凯旋拎水壶开始,就肆无忌惮的让凯旋使唤着。有的时候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惯着他,可是心里就是忍不住想让他轻松,想让他快乐。
有时睡觉的时候会幻想着凯旋就躺在自己身旁,可有时又觉得自己配不上凯旋,也不配拥有这种感情。
谁又能说的准呢,不过都是一厢情愿。时间一长旭也慢慢看淡了,不管是喜欢还是爱,旭愿意把他们全部当成友谊,一种全新全意付出不求回报的友谊。
毕竟这种感情没有结局。
学期末班级组织去外地暑期实习,大家也都早早的收拾好行李准备这次为期三天的“游玩”。
校车上旭远远地坐在后面看着凯旋和李岩有说有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想着这三天可能跟凯旋住在一间房间,可现在看来已经没可能了吧。再加上本就晕车,糊里糊涂睡了一觉,什么都不想了。
“同学们,老师跟我说订宾馆都是大床房,两个人一间,所以咱们现在先自由组队,然后找我拿房卡。然后同学们注意安全,晚上不要出门玩尤其是女生,男生们结伴出去,十点前我会查寝,另外实习期间听从指挥,有事给我打电话,”子瑞攥着一摞子房卡,一脸坏笑的说:“都是大床房也都别计较了。”
“啥?”“这也太骚气了”“你睡地板吧”“拒绝拒绝”
同学们看上去都不太情愿。旭偷偷站在凯旋身后,心里面也有一丝幻想能跟凯旋住一间房间。
“小凯子,晚上睡觉可别馋恋我的美色。”
凯旋抬起胳膊搂着李岩的脑袋,“到底谁贪恋谁啊,班长,给我俩开间房。”然后就挎着李岩走了进去。
随后雪峰和一泽也跟了进去。接下来同学们都纷纷组队走进宾馆。
“原来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我。我平时为他做了这么多,今天一整天也没理过我……”旭默默地低下了头,索性一步一步推到队伍后坐在角落的台阶处,抱着头不敢看别人。
他知道或许没人愿意搭理他,除了凯旋旭不知道还有谁可以依靠。
“好吧,最后正好剩个三人间,那也只能我,黄琦,还有……少个人?”子瑞左右张望着,又点起脚尖才看见了远处的旭,喊道:“你坐那干嘛快过来啊,咱们仨一个三人间。”
“嗯。”
一下午的实习没什么意思,旭偶尔会站在远处偷偷看看凯旋,每当凯旋猛地回头注意到自己时,旭又迅速低下头藏在其他同学身后。就这样一路上也没怎么听老师讲话。
吃过晚饭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李岩提议都到他房间打扑克去,黄琦拉着雪峰、子瑞和王旭都凑了过去,一泽和雪峰的房间就在李岩正对面,看着雪峰过去打扑克,一泽也坐在床边看着大家一起玩。
旭也不太会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
打一会牌大家都觉得无趣,李岩提议道:“这么玩也没意思啊,得有点噱头,不如输一局脱件衣服吧。”
惡棍法則
“俗套,都是优秀的男大学生还这么低俗,还是打手板吧。”凯旋做了个示范动作,啪的一声马上胳膊就红了,“就像这样。”
“咦……好残忍额。”而且一大帮老爷们光着在一起打牌,想想这画面确实很恶心。
新流氓丁逸 水聆風
“你们玩吧,再跟你们玩下去我怕是要全身通红了,”旭拉着早早躺在一旁的黄琦,“走琦哥,我服你回去睡觉去。”
“谁陪谁啊,我看是这一路上一堆男生宿舍怕谁给了拖了进去。”黄琦打趣着拽着旭,“哥几个玩着,我陪这小子回房间。”
洗漱过后,黄琦和旭各自躺在自己床上,旭望着天花板久久不能入睡。
“琦哥,睡了吗?”
“没”
“你怎么看待同性恋的。”
黄琦翻了个身,“啊呀,我不是说过吗,不反对也不是很推崇。”
“那你觉得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
“我哪知道。”
“你女朋友那么多你不知道?”
黄琦坐起身,后背靠着墙慢慢说道:“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挺渣的,有过这么多女朋友。”
旭没说话。
“其实这么多女孩也不都是我喜欢的,很多时候我自己也没做好准备接受新一段恋情。可能人生就是需要不断地尝试不断地成长吧,所以我从来没跟你们介绍过我女朋友。”
“我不觉得你渣啊,只要相爱期间双方都是尽心尽力维持的,我觉得就挺幸福的。”
“我喜欢的女孩分了之后,我也挺伤心的,不过慢慢地也麻木了,这大学三年认真谈过的得有十来个了吧。”
“朝思暮想了?”
“还好吧,后来想想他们未来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也就没什么可伤心的了。”
“那你看见喜欢的女孩和别的男生关系特别好,会不会吃醋啊。”
“嗯?李岩又不是,你吃啥醋。”
“你说啥呢琦哥,别闹了。”
黄琦转过身看着旭说道:“王旭,你自己心里想清楚,这条路一定是条不归路,要么勇敢的接受自己,去跟凯旋说清楚自己的感受,要么彻底断了所有的感情,找一个喜欢的女孩慢慢回到争取的道路上。你这一路上躲躲藏藏的我看着都烦。凯旋这小子也不是不知道你啥感情,他不说你也不说,你就只能一直折磨着自己。”
旭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一道道疤痕,心里很不是滋味。
“喜欢就要告诉他,早做决定对谁都好,况且……”
门噔的一声打断了黄琦的话,黄琦也没再继续说。
“你俩还没睡?”子瑞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看着黄琦靠在床边。
“我俩也要休息了,你洗漱完也快睡吧。”
旭躺在床上反复想着黄琦说的话,很久过后才睡着。
第二天的实习任务不重,但是大下午的六月份的天,站在工地上属实吃不消,好在要返回宾馆的路上正好有一家卖冰淇淋的,旭开心坏了。
“班长,我去买点好吃的,黄琦跟我一起去,一会就回宾馆。”
“行,别走远,有事给我打电话。”
旭马上拉过黄琦一路小跑到卖冰淇淋的地方。
“你领我来就来买这个?小朋友?”
“你懂啥,再贫不请你吃了,老板要三份冰淇淋。”
“给我买一个就行。”
“喏,想屁吃吧,请你吃一个。”说着旭就一手一个冰淇淋舔了起来,甚至开心的蹦蹦跳跳起来。
“你可别给我丢脸了,还跟小孩似的。”
“好吃好吃,太好吃了,老板再要一个。”这一顿真是吃爽了,好久没有吃冰淇淋了。
不过随后麻烦就来了,刚到房间旭就觉得胃不舒服。旭全身冒着冷汗蜷缩在被子里,两手捂着肚子。
黄琦伸手碰了碰旭,“不就吃两个冰淇淋吗,别装了,”不过接下来黄琦发现旭越来越不对劲,全身一直抖动着,脸涨得通红,“你不会又犯胃病了吧,带胃药了吗?我给你拿去。”
“没……没事……睡一觉就好了。”旭已经全身没有力气只能蜷缩在被子里,胃涨得生疼,脸上一直冒着冷汗。
“你说平时让你加强锻炼你不运动,容易感冒发烧,还容易晕车,还有胃病。你先躺着吧,关键时刻又得麻烦我出去给你买胃药去,”黄琦给旭盖紧被子说道:“手机放你身边了,药店距这还有段距离,我尽快回来,要是觉得不舒服记得叫子瑞,他就在隔壁房间。”随后就出门了。
刚出宾馆门就撞见凯旋了。穿着个大裤衩背心,拖着人字拖,衣服胡子拉碴的不正经形象。
“咦……注意点影响吧你。”
“呦这不我琦哥,干啥去?”
“我不跟你贫了,旭犯胃病了,我得给他买点药。”
刚才还嬉皮笑脸的凯旋忽然正经起来,“我那有胃药你快跟我去取。”随手拽着黄琦一块往凯旋房间跑。
“哎呀,别跑了,着啥急啊你。”
“你懂啥,他那破胃病要是不及时吃药要出事的,刚才回去的路上我听他说话就猜他去买冰淇淋了,活该。”整个楼道里都是凯旋人字拖叭嗒叭嗒的声音,在楼梯的拐角处还把鞋子跑掉了,凯旋也顾不上捡鞋,飞奔到房间里从背包里找胃药。
摸了半天才从背包最前面的夹层里翻到了一小瓶被挤瘪的小药瓶,上面的标签都变得模糊,勉强从后面能找到它的生产日期。
“啊呀,过期几天……但是应该没事。”凯旋抿了抿嘴,递给了黄琦,“你给他吧,我就不去了。”
“要不你先吃一个看看有没有毒……”
“你快别墨迹了,才过期几天没事的,毒不死人啊,这瓶药也是他上次犯病我去药店给他买的,后来就一直仍在我背包里了。”
“他现在可是全身哆嗦,满头大汗的,肚子也鼓的圆圆的,你确定不去看看他?”
“哎呀别墨迹了,”凯旋摆了摆手把黄琦推出门外,“抓紧去吧你。”
凯旋的药确实有效,旭吃过药睡了一觉已经天黑了,不过看上去精神状态到是好了不少。上完厕所,看着整个人精神多了。
子瑞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回头看着旭从厕所出来便问道:“饿了吧,我已经点完外卖了,犯胃病了你也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黄琦给我打电话让我快回房间照顾你一下,你这病哪能这么快好。”说完子瑞就嬉笑起来,“乖乖回床上躺着吧,看你下回还吃不吃冰淇淋了。”
“多谢子瑞照顾了,”旭坐在子瑞身前,然后猛的一把抱住子瑞,“大人大恩大德,小的无以回报,只能以身相许。”
“哎呀哎呀,别恶心人了,验证完毕,确实病好了。”
“哎?琦哥呢?不会给我买药还没回来吧。”
子瑞双手杵着下巴边看着电视边说道:“你是不是病糊涂了,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给你喂完药了,要不你能这么快就病好了。他家里有点急事临时回去了,已经跟老师请过假了。也不知道咋回事,接了电话就慌张的找老师请假走了,还好家就在附近也不远,不过估计不会回来继续实习了吧。”
“这样啊……我还寻思感谢感谢他大老远给我买药去。”
“你就不谢谢我,本来隔壁寝室玩的好好地,看见你这样我也不好意思走,陪你呆了一晚上,”子瑞伸出脚把旭顶回了他自己床上,“好生安分的躺着看电视吧,别一会又不舒服了,我也不会照顾人。不过刚刚凯旋来过,也没说啥话,看了你一眼就走了。再有事可以找他去。”
網遊之煉金騎士
旭没说话,躺在床上什么也没想。也或者是没心思再折磨自己。看一眼手机已经十点多了。全身舒服了不少,想起来居然有这么多小伙伴愿意陪着自己,真的很开心。
“子瑞……”旭想问问凯旋的事,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啊?”
“……啊……没事,谢谢你。”
“你是不是又要跟我扯淡了,请你吃个饭还要以身相许咋地。”
3.王旭、徐凯旋结局
这一夜旭睡得很香,想着凯旋还能是在乎自己一点点的心里觉得很满足。可是既然在乎,为什么又时常躲着自己。
也或者说明明是自己一直躲着凯旋,从来没有主动找人家玩。自从上次和凯旋发生过小矛盾以后,自己和凯旋的关系就变得越来越僵。这次出来实习,虽然自己一直期盼着凯旋能过来跟自己搭个话,可是自己明明也一直没有理过人家。
或许凯旋也在想为什么自己没有主动提出跟他住一间房间吧。
实习的第三天,明天上午大家就要集体坐校车返校了,如果自己打算做点什么,机会也只剩下今天这一天了。
趁着同学们集体参观桥梁,旭还是悄悄的走到凯旋身后。
“小臭旋!”旭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滑稽些,好让自己不那么尴尬。
“病好了?”
“听说你来看过我?知道我犯胃病也不说来照顾照顾我。”旭抿着嘴,扭捏着。
“你活该,那药过期了,这次算是应急,以后别吃了。”
“啊?琦哥怎么能给我买过期的药……等回学校找他算账去。”旭握着全套一把搂住凯旋,“你可得帮我。”
“琦哥买药?”凯旋皱着眉,看着旭的眼睛想想也算了,“嗯,估计被骗了吧,”凯旋一抬头发现同行的李岩已经走远了,大喊着:“李岩!你这臭小子等等我,”然后回过头对着旭说,“注意身体少吃凉的。”接着就小跑两步从后面一下子骑到李岩身上,跟李岩玩闹起来。
旭在后面看着,心里真的不是滋味,他不知道自己对于凯旋算什么,现在连好朋友都不算吗?
到底是自己太过自私不想分享自己的好兄弟,还是他变了。还说自己还没有改变对凯旋的感情。
旭想了很多,晚饭过后坐在床上。电视播着什么,旭也看不进去。今天是最后一个晚上,旭觉得过了今天,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吧。
想到这旭终于推开房门来到凯旋的房间。
自己房间距离凯旋的屋子只有几步的距离,可这段路十分漫长,旭不知道徘徊了多少次,可最终还是敲开了凯旋的房门。
开门的事李岩,“旭哥,来找凯旋吗?”
“那个……岩哥,今晚我想跟你换个房间,你去我那睡吧,子瑞出去喝酒了,我自己在房间有点害怕,我那屋子大,实在有点瘆人。”编出这样的理由,旭都觉得羞耻。
“……啊?好吧。”
李岩居然出奇的相信了?更出奇的同意了?没一会就收拾完东西准备走了。“小凯子,今晚旭在这了啊,我上子瑞那边睡去。”
“啊?啊?算了随意。”
“砰”的一声,房门关了,旭才走到凯旋床前。
凯旋玩着自己带来的电脑,没看旭。
凯旋光着脚,盘坐在床中央,头发短短的,没挂胡子,一脸痞痞的样子,衣服也穿的宽松,看上去就像个居家大哥哥。
“哥。”
“叫爸。”
刚来的一点莫名的感伤全被这两个字毁于一旦。“凯旋,你喜不喜欢我。”
“爸爸疼儿子不很正常。”凯旋没抬头继续打着游戏。
“你是不是喜欢李岩,我是不是不如李岩帅,也不如他会疼你。”
“你说什么呢,再提这些乱七八糟的你就出去走廊睡吧。”
“凯旋,我喜欢你,不是兄弟情,是周公之礼。”
凯旋继续打着游戏,没说话,伸直了腿,一手撑着脑袋侧身看着旭。
“你早该知道的,我其实……”旭低着头,“我其实也是最近才发现,我喜欢你,对不起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我很恶心,你要是觉得我恶心就骂我两句,”旭的声音越来越小,“骂我两句死变态,让我死心吧。”
“呵,我早就知道,我也不是很在乎。如果真的介意,去年那事过后我也就不再理你了。”
“对不起,我会收敛我自己的,可是,你今天能满足我一次吗,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旭忽然觉得自己说的话很贱,脸也红了起来,“……不……不是……就是我就想静静地看着你,过了今晚我就断了所有念头,哥,你就当是弟弟跟你撒娇吧,哥,过了今天,明天我只当你是好朋友。”
“去年你也是这样,俩男生之间有什么好做的……旭,咱们认识快三年了吧,从大一那时候我就照顾着你,我早就把你当我的好兄弟了,什么事我都尽量照顾着你,可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旭猛地趴在凯旋身前,两个膝盖顶着凯旋的双脚,两手支撑在凯旋胯侧两边,凯旋也惊了一下,没继续说话。
“哥,你就当是弟弟在撒娇吧,明天我们都会忘了,就当是我犯贱吧。哥。”随后旭便两手一拽,俯身过去。
凯旋没说话,过了一会便把电脑放在一旁,闭上了眼睛。
重生之豪門千金 太行山下
邪王溺寵:魔妃太囂張 眉嫵
旭做着他想做的事,凯旋虽然有些排斥,可闭上眼睛,也就当做是别人帮着做这些事。旭想直接吻着凯旋,可是想想还是算了,能做这些自己已经觉得很知足了。
过了许久,这场游戏终于结束了。凯旋喘着粗气,缓缓地躺着床上。过一会就去洗了澡,穿的利索准备睡觉了。
旭心里已然很满足了,虽然凯旋不对自己做什么,可是今天所做的这一切,旭这辈子都觉得值了。躺在床上,旭半天都睡不着。
“这是弟弟该为哥哥做的吗?我们还当是朋友吧。”
“嗯,我知足了,今后我不会再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了。”
夜静静地这样的场景不是没有发生过。一年前旭也像这样躺在凯旋身边,静静地看着他,无数次的下定决心放弃这份特别的爱情。旭也清楚,今日所做,已经无法挽回了。
4.
旭该选择怎样的人生?这份感情是自己能掌控的么。未来还将相处一年,旭实在不清楚自己是否还会对凯旋动什么歪心思,与其说怕自己再爱上这个男孩,不如说如何才能让自己完全忘记这个名字。
“哈哈……”旭已经猜到了结局,无法是同去年那时一样,再“冷战个半年”,时间或许是最好的解药,能让人忘记这份特别的感情吧。
“在笑什么?”清澈的泉水翻涌着,似乎要肆意践踏着人的内心。
“啊……啊没什么。哎?雨林么?什么事?”
“嘻嘻,也没什么,看你想的入神,跟我分享分享?”
豪門甜心:總裁,手放開
“好啊。”旭坐直,清了清嗓子。
摇晃的校车,一路的风景。
“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一只丑小鸭,从生下来起就又黑又丑,跟小伙伴们完全不同,所以也没有小鸭愿意陪它玩耍”
“你该不会是给我讲丑小鸭的故事吧。你也太幼稚了!!”
“你继续听啊。有一天丑小鸭看见了一群美丽的白天鹅,心里面十分的羡慕。于是它天天躲在大树后面偷偷地看着白天鹅,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想白天鹅一样快乐的生活。有一天一只白天鹅看见了树后躲藏的小鸭,觉得它十分可爱,每天都约好跟小鸭一起在这棵大树下玩耍,小鸭也因为白天鹅每天都过得很快乐。”
“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了?”
“没。丑小鸭发现自己很喜欢跟白天鹅在一起的这种感觉,与其说是友谊不如说是爱情。小鸭喜欢白天鹅,但是小鸭心里清楚,无论是自己和白天鹅是不会有结果的。但是丑小鸭还是鼓足勇气对着白天鹅说了自己准备好久的情话。”
“什么情话?”
“我喜欢你,无比的喜欢。可是我知道这种感情本来就是没有结果,我能给的最好的答案就是永远的离开你,尽力的忘记你。我也终究要回到我的小鸭群,你也要好好地,回到属于你的地方。这几天是我一生最难忘记忆。”
“这算什么情话?而且小鸭和天鹅本来就不是一个物种啊,除非丑小鸭能变成白天鹅,他们才能相守在一起。”
“可惜,这只丑小鸭不是白天鹅。”
“那天鹅回什么了?”
旭看着车窗外摇摇晃晃的风景,一阵阵砂砂的风吹得旭脸庞疼。今天一早醒来旭马上回到自己房间收拾好行李上了校车,黄琦回家了。要不是雨林凑了过来,估计这一路要自己坐着回去了。
“丑小鸭话说的不清不楚,还没说完脸就涨得通红,随后一摇一晃的快步甩掉了白天鹅回到了自己的小鸭群。”
雨林看旭半天不说话,惊讶的问了句,“讲完了?”
“嗯。”
“啊?这也太可怜了,丑小鸭今后又没有伙伴了。白天鹅怎么能这样呢。小鸭好孤独啊。”
“小鸭怎么会孤独呢,他至少让自己回到了那个属于自己的地方,今后还可以找新的小鸭伙伴一起玩耍。”
“是么。”
“嗯,但是小鸭不后悔有这样一段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