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sjc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默寫這段愛 金蝦兒-第三十四章(完結章)閲讀-7x41j

默寫這段愛
小說推薦默寫這段愛
以纯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那么盼着过中秋,月饼甜得腻人,还贵,月亮也不比平时好看或者说大多少。
中秋在以纯的印象里,就是吃板栗。以纯家后面有好几棵板栗树,都是良种的,板栗又大又实,煮起来很好吃。但平时是吃不到的,只有中秋这一天,顾立锦才会买两斤肉炖着板栗吃,再剩下的,他就拿去卖钱了。
那是很穷的时候。以纯一直想,那个时候真的好穷啊,不管是什么,只要值几个钱,都会拿去卖。身上穿的衣服都是用大人的衣服改小的,上面的钮扣都是顾立锦一粒一粒用布条做的。以纯印象中的第一件新衣,是顾止荀娶老婆的时候,那时的嫁妆里面有布料这一项,顾立锦就从里面拿了一匹颜色比较浅的给以纯做了一套那时很流行的七分衣裤,袖子和裤腿上都有漂亮的蝴蝶结,但是以纯只穿了一次,就被收回去了。顾止荀的岳母来女儿这里要布做衣服给她的孙女做衣服,也看上这一匹,但做一套面料不够,争吵了一天后,把以纯的给抢下来,做好的衣服撕成碎布,重新给她的孙女做新衣。
戰天大帝 鬥戰天
其实以纯的反应挺慢的,晾在太阳下的衣服被拿下时她并不觉得难过,好久以后,顾立锦讲起这件事时,她才觉得很难受。在顾立锦反反复复的强调之前,在以纯的心里,都没有觉得那套衣服真实的属于自己,所以拿走并不意外。
她难受的是,顾立锦一直那么在意。
隱仙
今年的中秋和往年没什么两样,往年虽说吃的不多,但顾止菲也会回来,做了好吃的顾止荀也会偷偷的给以纯他们送点,东西虽少,但吃得很满足。
现在却是对着满桌子的菜,半点食欲也没有。
周晋又两天没有来电话,以纯试着打过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没人接听,她有心去镇上上网,但大过节的,顾止菁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她又不敢。忸怩着,到下午三点她也只是重复拨电话而已。
三点半时,她竟接到赵莺的电话。
落雪時節愛上你
这时她才反应过来,中秋节,她竟然忘了给赵莺打电话,心中不禁一阵内疚,心想周晋不在,自己连句问候也忘记,真是该打。所以接电话时,她的声音意外的柔和。
穿越之仁義無雙 手殘君
赵莺显然心情很好,以纯还没开口说话,她的笑声主传过来了,“以纯,现在哪呢?”
以纯先是一怔,过了会儿才怔怔地道:“在家里,那个,阿姨,中秋节快乐。”
赵莺哈哈大笑,连声道:“快乐快乐,都快乐。你现在在家里是吧……周晋有没有告诉你,他去找你了?”
以纯的心重重一击,半天没有回过神,直到电话那头再次传来哈哈的大笑声,以纯才迷糊地问:“他……回来了……?”
“回来了,昨天到了长沙,他没有对你说吗?”
以纯只觉得天和地都在动,她接电话时就在门外,脑子里像是有一面小鼓在敲,但又不听不真切声响,心中觉得赵莺的声音离自己好近好近,又觉得她说的话是假的不可信的,她怔怔抬起头,耳边泛起小表妹的叫声:“以纯姐姐,有人找你,有人找你。”她挥舞着小手朝自己冲过来,匆忙间还不忘看着后面的人。
感觉上周晋走得不快,一步一步很坚定,却又觉得他似乎只在一眨眼间就到了自己的身前,脸带微笑,就那样看着自己。
以纯觉得自己的脑袋还在没有开天辟地,还是一片混沌,不过,口齿却清晰,她听到自己问:“周晋,你回来怎么不跟我说?”
周晋低头瞧着她,轻轻道:“我一办好手续就买了飞机票,费了好大力气才赶在中秋节回来,上飞机前想要不要告诉你,后来还是忍住了,如果不是看到你,我还不敢相信,我竟然是真的回来了。”他伸出手,把以纯轻轻的搂在怀里,叹息似的说:“手续前天才办好,心中总怕有什么忘了,怕一告诉你又是空欢喜,所以一直没有说。”
我的美麗空姐 蝶舞雲
他笑着看着以纯还似在梦幻中的脸,笑道:“还好,以后就在一起了。”
中秋节两人还是在家里陪着顾家的人过的,中秋一过,以纯和周晋就回了长沙。周晋一回长沙,阮朗和怀蓉就过来了,同时过来的还有肖敬樟。二年过去,肖敬樟并没有改变多少,依旧是清爽的面容,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但是三个月后,以纯却从他嘴里听到一个骇人的消息,苏木雪因饮酒过多导致胃出血死于医院,时年才二十三岁。
其实以纯知道,肖敬樟在二年前就和苏木雪分手了,但听到这个消息时,以纯还是不可避免地将最难看的脸色留给了肖敬樟。其实,她心里一直记得那一年那天晚上,在酒吧,肖敬樟是如何任罗云羞辱了一个真心对待他的女子。
与她无关,她却始终无法释怀。
苏木雪死在腊月二十七,死时只有二个朋友和父母陪在身边,她的身体一直有病,她又是将爱情当作生命的女子,经受两次背叛的她已力不从心,酒吧一直喝到吐血,到医院时已无力回天。
夢戀驚魂 閬苑
她是那样美丽却又薄命的女子。在舞台上,艳光四射,再没有比她更漂亮的人,私底下,人大概也是很好,不然,如何能在男朋友抛弃了她之后,她还竭尽全力抛头露面为他治病?
听说,半个月后,她后来的男朋友才收到她在死前发给他的邮件,赶到家里想为她吊唁,但却被她的家人和朋友拒绝了。
哈利波特與亞希伯恩 十八戈
这件事一直绕着她过完了05年的春天,周晋如愿被保送在本校读研,以纯的工作转正,并经过努力得到了全公司的认可,成了一名真正的设计师。同时,于杰和陈薇也迁到了深圳,不久之后,陈薇怀了于杰的孩子。除了开头,05年,一切都在欣欣和荣。
连一向不想回家的顾止菁也回了家,利用家里楼下的两间屋子开了一个小小的洗车场,向树民买了一个摄影机,在乡间专门为别人的婚庆喜事拍摄,也过得极好。
格鬥狂想 鉛筆刀
05年,最好的是以洁,她的唱腔被人认可,大街小巷都放着她的歌。以纯路过一家服装店,里面放着以洁的《想把自己唱给你听》,驻足听了会儿,就有热泪盈眶的感觉。
周晋在后面推推她,“走吧。”
以纯点点头,想起十年前的春节,以洁和自己站在别人的屋檐,贪婪地听着里面传来的新春歌曲,里面唱“恭喜恭喜恭喜你啊…….”以洁唱“我还是一无所有…….”,不禁觉得岁月如梭,光阴似箭。
周晋握着她的手,温和地和她讨论他在医院的实习情况,就像当时她在**单位实习一样,有着要接触社会的急切,也有还是学生的清涩。
晚上回家,以纯上网浏览网页,周晋就在研究厚厚的医书,一个在沙发上,一个书桌上,偶尔抬头,看到对方认真研究的模样,或者心有灵犀凝神一笑,以纯发觉从前那种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感觉也能回来。
至尊狂妻
原来,不是只有在沉静清雅或是有距离的人身上才能看到这种感觉,而是,当繁华落尽,而最初给你爱的人愿意陪你细水长流,才是真正的岁月静好。就像当年情人岛上的绿肥花,年年有,年年开,年年如此。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只有你的容貌,一直在我的岁月中,经久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