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nua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腹黑學長我錯了笔趣-78 趕潮流熱推-b10o7

腹黑學長我錯了
小說推薦腹黑學長我錯了
次日,琉璃铭睁开眼睛就看见少亦凌在看着她,琉璃铭动了一下身体沙哑着声音道“那么早”,少亦凌拥住琉璃铭的手略微紧了紧“真的不想在毕业那天领证么”,琉璃铭眉头轻佻“我是怕你将来后悔,你那么优秀,我那么的平凡,我怕我们连七年之痒都熬不过去”。
冥婚啞嫁 荊冉
“在你心里就对我这么没信心”少亦凌皱眉轻问,“不是对你没信心,是对我自己没信心”琉璃铭叹口气道,少亦凌吻了吻琉璃铭的额头“你只要担心你自己会不会红杏出墙就好了,我,你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噗嗤,琉璃铭轻笑。
打穿西遊的唐僧
“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你以后反悔了,怎么办”琉璃铭对上少亦凌的眼睛说道,少亦凌看着琉璃铭一字一句道“我可以净身出户”,琉璃铭心里感动,嘴巴上却继续刁难“净身出户?万一你以后是个穷光蛋一个么”,少亦凌嘴角微勾“你觉得,可能么”,好吧,这的确不太可能“那好吧,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
“你同意了?”少亦凌神情有点激动的说道,琉璃铭在少亦凌激动的神情中道“嗯,同意了,姐姐我也要赶一把潮流”,说完琉璃铭笑了,少亦凌亦是……
……我是结婚证的分割线……
“来,来,照相了,看这里”啪,闪光灯一闪,琉璃铭毕业了,毕业照照完,就是独照和同学照了,黎瑜特地从医大赶回来,莫汐也从军队跑出来,“来啊,来一张搞怪的”拍照的摄影师这样对她们说道……
拍完了照片,黎瑜就要去赶火车了“那么急,不在玩玩么”琉璃铭不舍的说着,黎瑜给了琉璃铭一个白眼“今年是最重要的一年,能不能毕业就看今年了,而且我只请了半天的假,所以拜拜啦,等我毕业了,我们就能一起玩了,嘿嘿,拜拜”。
没办法,黎瑜都这样说了,琉璃铭也不好挽留,于是只能拖着莫汐去奶茶店坐了“啧啧,真赶潮流,居然左手毕业证,右手结婚证”奶茶店里,莫汐拿着琉璃铭的结婚证调侃道,琉璃铭不甘落后的调侃回去“哟,你家教官就没有对你有什么表示么,听说,都求婚了呢”。
俩人互相调侃着,搁浅了两年的友谊并没有给她们带来任何尴尬和疏远。
“我能坐这里么”一个声音打断了她们的调侃,琉璃铭抬头不禁愣了,特别是看到韩允的腿,韩允见到琉璃铭这种表情,微微笑了下“很惊讶?”,莫汐抬头警惕的看着韩允,韩允抚弄了下裙子然后坐在琉璃铭对面“放心,这次我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来跟你道个歉,我为我以前不成熟的做法跟你说对不起”。
琉璃铭抿了抿嘴,没说话,韩允也不介意自顾自的道“是不是很好奇当初我什么一声不吭的退学了”,说到这里,琉璃铭看了眼韩允,韩允知道琉璃铭现在还是很好奇于是轻笑着开口“因为少亦凌,你不知道那时的少亦凌有多可怕,知道我这腿是怎么回事么,是少亦凌用硫酸泼的,那次车祸我让你腿受伤了,所以少亦凌直接让我这条腿毁了,那时候他的表情,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说到这,韩允顿了一下继续道“其实我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让你知道一些事罢了,别以后哪里惹到他了……我明天就出国了,再见”韩允话上一半突然不说了,而是转移了话题,其实后面的话不言而喻,韩允见目的达到了便走了。
韩允刚走出琉璃铭的视线,琉璃铭就把吃惊和表现出来的害怕给收起来了,“琉璃,她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莫汐这样问着,琉璃铭淡定的喝了口奶茶“也许吧”,“那学长他……”莫汐犹豫着该怎么说,“学长是为了我,再说了,我难道要为一个害我的人而去责怪一个爱我的人么”。
莫汐想了想,觉得也是,便放宽了心,继续跟琉璃铭调侃。
無限之成神 淩晨十一
神經漫遊者 威廉·吉布森
洪荒大盜 吃書蟲蟲
晚上,少亦凌开门进屋,看见琉璃铭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少亦凌无奈的摇头,走过去想抱琉璃铭进房间,手刚接触琉璃铭,琉璃铭就醒了“你回来啦”琉璃铭睡眼惺忪的问着,少亦凌轻应了声“嗯,以后不用等我了”,琉璃铭拥住少亦凌的腰闷着声音道“我知道了韩允的事”。
少亦凌眉头微皱“害怕么”,琉璃铭摇了摇头“以后不要做这种事了,万一韩允她报警了怎么办,我不想你因为她而去那啥”,琉璃铭的声音闷闷的,少亦凌摸了摸琉璃铭的头发,柔声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