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3dv火熱都市异能 大隋第三世 起點-第801章:空談誤國熱推-wp3qp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大战一直持续到了下午,吐蕃军渐渐支撑不住,被士气如虹的隋军士兵分割成了一小块一小块,不少吐蕃士兵开始溃逃,留下的,不是不想逃,而是被四面八方的敌人分割包抄,陷入了重重的包围之中,给他们的感觉是隋军仿佛一下子猛涨十倍、百倍似的。
天葬傳奇
战到如今,连象雄兵也加入了战争,隋军主导联军士兵自然不会在增加,而是因为隋军士兵成功的歼灭了一支支困兽,加入到了负隅顽抗的战斗之中,所人给吐蕃士兵敌军人数暴涨的错觉。
达赞干布在亲卫拼死保护下,杀出了一条血路,狼狈的脱离了战场,与禄东赞汇合到了一处,他们看着逐渐的吐蕃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兵败如山倒!
他们彻底的败了。
虽说一场战斗的胜负不能说明什么,隋朝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将他们吐蕃灭国,但这一仗,却把吐蕃的精兵消耗得一干二净,他们这支来自东方战场的七万精兵,加上损失在积石关的三万精兵、论科耳的五万,先后损失了十五万,吐蕃王国兵力空虚,现在所剩精兵也就是大论娘尚囊率领入唐的四万,至于朗日赞普亲自率领的三万兵,还是一支杂兵,但这些加起来,已是吐蕃全部家当。更关键是此仗让象雄国打出了信心,以后这些人将会跟隋军一样,不再畏惧吐蕃人的威势,而经此一连串的大败,吐蕃兵也会在心里产生浓重的挫败感,对赞普失去信心,对隋朝充满了敬畏……
在数百名亲兵的包围中,禄东赞忽然跪在地上,他的头深深埋进沾满吐蕃勇士鲜血的土壤里,放声痛哭。
他忽然仰起头,泪水流满了他的脸庞,他将双手高高举起,对着天空中飞舞的雪花悲喊:“神灵呐!您怜悯吐蕃勇士们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要惩罚就惩罚我禄东赞吧…”
这一刻!
不甘、失落、愧疚、悔恨、绝望等各种情绪弥漫了禄东赞的整颗心灵。
吐蕃为何与大隋为敌?
还不是因为他禄东赞?
是他自洛阳归来以后,不甘受辱……用无双辩才ꓹ 口若悬河的说服了赞普、文臣武将。
吐蕃君臣被他辩倒、受他蛊惑,开启了与大隋为敌之门、也开启了溃败之门。
此时此刻ꓹ 他终于悟了。
他觉得自己就是纸上谈兵的赵括,不,他禄东赞根本没资格和赵括比ꓹ 因为赵括在粮食断绝、外无援军的情况下,尤能苦苦的支撑了四十六天之久ꓹ 可他连半天都不行,原因是什么?
九轉玄魔錄
是他连上万人的战役都没有指挥过ꓹ 就拿今天的战争来讲ꓹ 换做大隋任何一名有作战经验的大将来指挥都不会如他这般,被骚扰一个晚上后,在后有追兵的处境下,还要主动出击,去与敌军主力决战,这是犯了不知己的大错;其二,则是不知彼ꓹ 不说隋军的武器装备了,便是连隋军有多少兵马都不知晓ꓹ 单纯的武断的认为隋军不适应高原气候、武断的认为隋军士气不高ꓹ 于是就这么带着一支疲兵来打。所以ꓹ 他不如苦战四十多的赵括。
顶多ꓹ 只能和痛失街亭的马谡比。
他跟马谡一样都很聪明,从小就被人捧得太高太高ꓹ 致使他心高气傲、目空一切ꓹ 然而他空有才华ꓹ 却缺乏足够的历练机会,从一开始就是以幕僚的身分辅助朗日赞普ꓹ 本身从未决断过任何一件大事,所以才会狂妄的以为自己可以做到面面俱到。
而他狂妄、愚昧的结果是——牺牲了数万名吐蕃勇士、牺牲了吐蕃蒸蒸日上的国运。
“王子、葛尔将军,快撤,撤往东方与赞普汇合。”浑身浴血的蒙仲带着千多名残兵败将狂奔而至,焦急地催促他们撤离。
“咚!咚!咚!”隋军全面反攻的大鼓轰隆隆敲响,鼓声震天动地,隋军士兵、象雄兵士气高涨,发动最后一战,吐蕃军全线溃败。隋军和象雄兵在后面一路掩杀数十里,直杀得吐蕃败军死伤殆尽、尸积如山、血染大地。
雪花越来越大,铺天盖地扑向大地,天地变得灰茫茫一片。甚至在黄河之上结了一层薄冰,但怎么也掩盖不了岸边的土地。只因自主战场向东,一路都扔着吐蕃士兵的尸体,地上到处是数之不尽的血洼。
。。。。。。。
天将暮。
主战场上的战争早已结束,到处是正在打扫战场的隋军士兵,他们用担架搬运伤兵、尸体,押送战俘、清点战马和武器装备,还有很多弩兵在收集蜂窝弩的铁箭,这些铁箭打造一支就得花费八百文钱,一千辆蜂窝弩一次射击就耗费两万四千贯钱,再强大的国力也经不起这种疯狂的耗费,所以收集铁箭是战后仅次于搜救伤员的重要任务。
此时的大营也已点燃数千支火把,将昏沉沉的大营照如白昼,留守的第九军士兵和陆陆续续回营的将士都没有休息,匆匆忙忙的用担架将己方伤亡士兵抬回营帐,到处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大帐内也已点燃十几枝牛油大蜡,杜如晦、薛万述、象雄王李迷夏和十几名文职官员、能工巧匠在缴自吐蕃军的兵甲堆前,研究着什么。
这时,远远有士兵大喊一声:“圣上驾到。”
众人连忙转身,只见浑身浴血的杨侗在数十名玄甲军士兵的簇拥下大步前来,杜如晦连忙率从上前行礼,“参见圣上!”
“参见圣上。”
“免礼。”杨侗摆了摆手,问向负责己方人员损伤的杜如晦问道,“克明,我军伤亡情况如何?”
“回圣上,我军死伤五千余人,其中阵亡将士两千三百余人。”杜如晦又说完,又解释道:“这是主战场上的数目。吐蕃士兵已经胆寒,追逐路上应该没什么伤亡。”
“朕知道。”听到这个数目,杨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说道:“这次多亏了蜂窝弩,打得吐蕃前锋措手不及。不然,我军的伤亡至少还要增加三成。”
众人深以为然。
蜂窝弩大发神威,仅只数轮发射就歼灭了敌军三分之一的兵力,对这场大胜来说,功不可没。
不久。
牛进达也回来了,他躬身道:“恭喜圣上,此番大胜,吐蕃死伤极为惨重,最终只有三四千人逃走,我军俘虏了两万一千余人,其余三万余人余部阵亡,无伤兵。”
众人听到“无伤兵”三字,不禁笑了起来,吐蕃士兵尽着皮甲,在隋军的打击之下,恐怕有伤兵也是重伤员,这些要来干嘛?肯定是被打扫战场的将士顺手捅死了。
女鬼老婆十八歲
“此外还缴获了战马、兵器、弓箭无算,并且按照圣上对外作战的风格,将吐蕃人的尸体在战场北部垒了一座京观,那个朗日赞普要是知道,恐怕对我们恨之入骨了。”牛进达又说道。
杨侗笑着点了点头,他其实不是极端的民族分子,也支持民族大融合,但问题是,别人不但不感恩,反而当大隋是鱼肉。
他能咋办?
只好先兵后礼,先用君子六艺打掉异族骁勇善战的凶性,然后再以忠孝仁义礼智信去教化,这才是让他们服服帖帖、载歌载舞的最佳良方。
否则,谁听你叽叽歪歪。
“将积石关、多玛镇和今日之战的战果,传给三弥山丝路联盟总部,让各成员国常驻代表将这消息带回国内,让各国百姓知道吐蕃并没那么可怕,在我大隋雄师面前,吐蕃什么都不是……”杨侗吩咐道。
“圣上英明!”
杜如晦立即领会了杨侗的意思,经过这三次大战,吐蕃精兵消耗殆尽不说,从也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神话跌落到了尘埃,吐蕃的威势和实力尽皆一落千丈,像泥婆罗、象雄、大小勃律、女儿国这些被吐蕃压制太久、唯唯诺诺的国家,一旦听说吐蕃惨败于东方,必将响应大隋号召,蠢蠢欲动起来,自此以后,势弱的吐蕃恐怕遭受各国猛烈报复。而这‘借力打力、以夷制夷’的办法,其实也是出兵前,针对吐蕃所拟的第二步战略。
我的奇妙女友 竹宴
“折罗、句突。”吕布看向众将之中两名番将:“听闻你二人乃先零羌与屠各人之中有名的神射手?”
“象雄王。”杨侗对李迷夏说道:“我们两族的交情可以追溯到秦汉时期,到了现在,你又不远千里前来助战,朕感受到了象雄国的真诚。希望我们两人能起到带头作用,将两族友谊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双方齐心协力,消灭一切胆敢破坏和平之辈。”
“多谢圣人可汗看重,我象雄愿意世世代代遵从大隋号令,圣人可汗日后但有所命,我象雄上下绝对会效忠到底。”如果说之前,李迷夏只是想借大隋之威名保存国祚、仗大自身,用完就弃,那此刻却是又敬又畏,毫无反抗、利用之心,大隋雄师之强、武器之精良,着实让人感到绝望,连与之为敌的想法都不敢有。
“你能这么想,朕很欣慰。你的诚意朕也感受得到,而我大隋素来礼尚往来,从来不会亏待自己的朋友。”杨侗笑着说道:“吐蕃所剩无几的兵力集中在我大隋边境,其国内却是兵力空虚,各个部落如同待宰的羊羔一般,你们明天一早可去劫掠吐蕃人的女人、孩子和牛羊,能抢多少是你们的本事,朕一律不要,这也是朕给象雄的礼物。”
“多谢圣人可汗厚赐。”李迷夏心花怒放,这种事情他最喜欢干的了。
“吐蕃的兵交给大隋来对付即可,你们可以穿过吐蕃回国,什么时候有空,随时可以到洛阳做客。”杨侗眸子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寒光,这些异族人都是一路货色,永远不会和大隋同心同德,强大的时候他会服服帖帖,一旦你弱小了就会疯狂冲来咬一口,所谓的友谊根本不能指望,自身强才是真的强。
“一定一定。”李迷夏连连点头,而后又说道:“此次前来仓促,又是急行军,小王准备不足,只带了千斤产自瞿萨旦那国的白玉、绿玉、黑玉原石,还请圣人可汗笑纳。”
说着,李迷夏恭恭敬敬的将一串各色玉石手链递给了杨侗,“这串手链就是用那些玉石做成的。”
杨侗接过看了一眼,的确是上好的美玉,虽然看不出好歹,但质地和宫廷的许多玉器极为类似,不用想也知道是上佳之玉,他点点头,“那朕就却之不恭了,等朕回到洛阳,让象雄商人捎些玻,琉璃制品给你。”
“谢圣上。”李迷夏更加开心了,他觉得和大隋精美的琉璃制品相比,这些玉石千不如一。
“……”杜如晦无语的看着这个欢天喜地的土鳖,心说:你要是知道琉璃制品出自生产了成千上万个同样物品的模具,应该不会这么开心了。
这时,李迷夏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圣上,我能不能去看看那车弩?”
李迷夏这个请求在场的隋人纷纷侧目,很明显,李迷夏过分了。
象雄公主李图曼也觉得哥哥这要求欠妥,她轻轻咳嗽一声,提醒哥哥有些事情不能问。
杨侗却是微微一笑:“象雄王若是有兴趣,可以自己去看。”
“圣人可汗此话当真?”李迷夏又惊又喜,语声之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不假。”杨侗对薛万述说道:“薛太守,你带象雄王去看看。”
“微臣遵命。”本着财不露白原则的薛万述虽然万般不愿,但圣命已下,无奈的带着一伙象雄人离开。
逆天神帝 劍意墨江南
。。。。。。
“圣上深谋远虑,但您怎么就这么让象雄人观看蜂窝弩了呢?这可是镇国重器哪。”象雄人走后,杜如晦甚是不解的皱眉问道。
蘿莉難養
“你们认为象雄人能造得出来吗?”杨侗能够感受大家心中的怨气,笑着说道。
杜如晦想了一想,有些释然道:“蜂窝弩很多精巧的机关都装在弩机肚子里头,没有拆开的话,根本不知道有什么部件;而且就算拆了开来,也未必造得出。”
“这是其一。”杨侗笑着说道:“关键还是象雄国的整体技艺不行,我们就算把蜂窝弩的图纸白送给李迷夏,他们象雄也造不出来。一来是他们炼不出精铁,二来是没有精湛工匠,甚至连最直观的弓弦、弓臂所用工艺都是在复杂得制槊工艺的基础上研究出来的,这些他们全都不懂。蜂窝弩有几百个部件,每个部件又要用到无数种工艺,失去任何一个环节,都造不出来。另外就是成本的问题了,一架蜂窝弩一次射击就要三十斤生铁,而且铁箭极难打造,每做三支才能成功一支,你们认为象雄国用得起吗?”
“武器装备对一支军队固然重要,但成败的关键还是人,得看交战双方的方方面面的人,要是一方民不聊生、兵无战心、将无战意、朝臣内讧、文武不合、国君昏庸,你就算给他万辆蜂窝弩,最后他的军队也会一箭不发的跑个精光。”说到这里,杨侗笑着说道:“蜂窝弩是大杀器,如果我们秘而藏之,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核心机密,既如此,反倒不如大大方方的示之以人。只要他们知道一支箭、发射一次所需钱财,他们就避而远之了。”
“微臣明白了。”杜如晦若有所思,缓缓的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