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jg9精彩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月黑風高夜!鑒賞-yidl2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王家祖宅。
漆黑如墨的夜色之中,一个黑影从二房所在的院落中窜出,然后直奔王家祖宅的后门而去。
此时王家的后门自然是锁着的,但这也难不倒那黑影,只见他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整个人很轻松地便跃上了墙头,一个纵身,便彻底出了宅院。
黑影非常小心谨慎,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弄出一声响动,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但有一个人一直远远地缀在他后面,这一幕,自然也落入了对方的眼中!
“家主所料不差,二房果然有动静!这么完了,王黎却鬼鬼祟祟地只身出府,肯定是要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跟在黑影身后的人,正是王家暗卫的大统领王成武!此时,他看着黑影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一句,然后脚步轻点,也翻过院墙,跟了过去。
出了王府后,二人一前一后,先是沿着街道向东面走了一阵,在路口处,黑影转过身,向南面走去。
王成武没敢跟的太近,他和黑衣人的距离,一直保持在大概十丈多远,因为对方的武道修为并不比他弱多少,如果跟的太近的话,定会被对方觉察到。
此时,见前方的那道黑影要转弯,要知道街道两侧都是民坊,黑影这一转弯,可就会暂时性地脱离他的视野之中,为避免跟丢目标,王成武连忙加快脚步,朝着路口快速走去。
到达路口之后,王成武并没有立刻转身,他轻手轻脚地靠在路边的围墙上,然后微微偏过脑袋,朝着南面的街道望去ꓹ 就见那黑影距离他五六丈远,仍然和之前一样ꓹ 在快速前行着。
都市重生,養只阿飄來修仙 雲上霜
目标没有丢失!
王成武松了一口气。
待对方再往前走了两三丈元的时候,王成武这才转过身,身子贴着围墙ꓹ 朝黑衣人所在的位置不紧不慢地跟了过去!
事情貌似进行的很顺利!
可就在这时,王成武前方的黑影忽然顿住了脚步ꓹ 王成武心中警兆大生、暗叫不妙,他用眼睛快速扫视了一番当前所处的位置ꓹ 正巧他现在在一座府门前的台阶附近ꓹ 电光火石之间,王成武一个闪身,蹲在了台阶的侧方位,混着夜色,他料定对方即便转身了,也应该看不见自己!
果然,就在王成武蹲下身子的时候ꓹ 前方的那道黑影也突然转过身来,他的一双眼睛仿佛能够刺破浓浓的夜色ꓹ 整条街道上的东西ꓹ 都尽收入他的眼底!
贖情黑色撒旦 赫竹
“奇怪ꓹ 怎么总觉得身后有人在跟着?”
见街道上并无异常ꓹ 黑衣人皱了皱眉,面上闪过一丝忧虑。
我的高冷女總裁
静立片刻后ꓹ 那黑影才转过身ꓹ 继续向南面走去。
王成武蹲在石阶的侧位ꓹ 在黑衣人停下脚步、扫视身后的时候,他并不敢探出脑袋去察看ꓹ 至始至终,他都蹲在那儿一动也没动。
待听见街道上又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而且脚步声是渐行渐远之后,王成武才终于微微站起身,将脑袋探出石阶,但见黑影已经转过身且正向南面走去,王成武连忙站起身子,又跟了上去!
好险!
無敵醜後:搶個傻皇私奔去 墨子嵐
王成武在心中忍不住感慨道。
他没想到自己都如此小心谨慎了,而且自己的武道实力要高出王黎一个小境界,却还是差点就被对方发现,要不是他反应快,要不是他附近恰好有一个“掩体”,那今晚的跟踪任务很有可能就彻底失败了!
“接下来必须更加小心才行,不能跟的太近了!”
王成武在心中暗道。
……………………………………
宝胜坊,一间一进民宅内,宅邸中亮着点点灯光。
“夫人,该喝药了!”
里屋内,一名身穿翠色衣服的丫鬟,端着一个药碗走了进来,她的脸上戴着一层比较厚的面纱,让人看不清全部容貌,不过那双眼睛倒很是水灵。翠衣丫鬟走至床边,对躺在床上的老妇人轻声道。
“咳咳~!咳咳咳!”
天才高手
老妇人闻声,睁开了眼睛,但忽然间她感觉喉咙处有些发痒,便连忙用手撑起身子,忍不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翠衣丫鬟先将药碗放在一旁的破旧方桌上,待老妇人咳嗽的不像开始那么剧烈时,她挪步上前,递上了一张手帕,老妇人伸手接过,将手帕捂在嘴前,又咳嗽了几声后,她终于觉得好受些了,只是手上的帕子,上面多了几处血迹!
咳血,这是肺痨病人最为常见的症状,当然,出现了这种症状,说明病人的病情已经不容乐观了!
“小翠,成儿他回来了没?”
老妇人将帕子叠了起来,然后抬起头问道。
重生豪門望族
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异常神情,似乎对咳血这种事情,她早已司空见惯。
翠衣丫鬟闻言,美眸微敛,顿了顿,她回道:“回老夫人,公子下午托人送信,说是有要事在身,今晚可能回不来了,让您别等他了!”
老妇人闻言,不疑有他,不过顿了顿后,她还是叹气道:“唉!是我拖累成儿了啊!为了我这个半截身子入土的人,成儿每天起早摸黑的,老身还不如死了算了!”
翠衣丫鬟忙道:“老夫人您千万别这么说,快喝药吧!不然公子他又得担心您了!”
说话间,她已经将桌上的药碗端了过来,老妇人知道自己拗不过儿子和眼前的丫鬟,便没有反驳,不过,她却并未接受翠衣丫鬟的喂药:“小翠,我自己能喝!你不用在这儿服侍,快出去吧!”
復仇女神:惑亂皇朝 醉殤奴
老妇人知道自己这病会传染,所以她不想让小丫鬟在这屋里面多呆。
“……老夫人,还是让奴婢服侍您喝药吧?”
翠衣丫鬟坚持道。
老妇人自是不允,“不用服侍,老身还没到端不动碗的地步!快出去!快出去!不然这药我可不会喝!”
“那好!老妇人,您喝完了记得叫我,我进来收拾!”
见老妇人再次使出了那招“杀手锏”,翠衣丫鬟无奈,只得依言退出了房门。
房门外面,还有一名绿衣丫鬟在门外守着,见自己同伴出来了,她连忙迎上前,小声道:“小翠,你服侍那老不死的喝完药了?”
小翠凝眉不悦道:“小红,你怎么又这样说老夫人?你别忘了咱俩的身份,现在老夫人是主人,我们是老夫人的丫鬟!”
“哼!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她本来就是老不死的!”
小红撅了噘嘴,但并没有改口的意思,她眼中闪过一丝轻蔑,道:“什么主人、丫鬟的?就这一家人的穷酸样,哪配让我们当丫鬟?要不是二老爷指派咱们过来,我才不愿意来这破地方呢!”
“小红~!你……”
小翠闻言气极,虽然她早已了解同伴的性子,但此时听到对方说出这么尖酸、刻薄的话,她还是忍不住有些生气。
七個男人一臺戲 ik梁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就是了!”
金武破天 一菜到底
小红摆了摆手,云淡风轻道:“我去睡觉了!小翠你也别忙得太晚,等那老不死的,哦,等老夫人服完药躺下后,你也快回来睡~!”
“嗯!小红你先去歇息把!”
小翠应声道。
在这两个小丫鬟低声细语时,一名黑衣人纵身跃进了宝胜坊,正迅速地朝着这件民宅而来。
………………………………
“……自然当真!本王答应别人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失言过!只是,孙神医虽然医术冠绝天下,但本王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治好你娘的肺痨之症!毕竟本王不通医术,更不知你母亲的病现在到了什么程度!”
驿馆,牢房内。面对终于开口的星狼,李泰继续循序善诱,他拍着胸脯,斩钉截铁地保证道。
相爺您的醫妻有點毒
李泰的话并未让星狼感到心安,他的目光之中,又多了一丝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