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棄少歸來-第2549章 目的展示

棄少歸來
小說推薦棄少歸來弃少归来
灰白色的灵力不断从其体内腾起,浓郁到了极致,近乎要将其身躯都给遮掩其中。
白虎式神眼中闪耀着暗红色的光芒,死死盯着远处的广场。
准确的说,是在盯着广场内依靠在大黑狗身边的那个小女孩。
没有理会天穹的大战,也没有理会被金光吞没的老者,在注意到那名小女孩后,它竟是抬脚缓缓走了过去。
庞大的身躯在这座百鬼城内显得有些过大了,随着它一路前行,四周的建筑纷纷倒塌破碎,中央大道的地面也跟着出现了道道裂纹,动静极大。
正处在混战之中的神道教与妖鬼道成员都注意到了这点,但却没有任何存在敢上前阻挡。
白虎式神身上的气息太过强大,甚至不弱于酒吞童子多少,便是寻常宗师级别的强者遇上了也只能退让,更别说是他们了,只能任其缓步前行。
与此同时,广场上方涌动的金芒之中,一道通天刀芒突然亮起。
这刀芒朝着两侧延展开去,横跨了千米之长,竟是生生将整片金光都给劈了开来。
墨绿色的光泽如同燎原野火一般,迅速在金光中蔓延开来。
不过片刻时间,天穹上的金光便消散殆尽,一道身影也随之显露而出。
優秀都市小说 棄少歸來 起點-第2549章 目的相伴
正是那名神道教的老者。
此时的老者看上去颇为狼狈,裸露的上半身多出了数道狰狞的伤口,血流如注,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染红。
一头长发披散着,杂乱不堪,更是隐隐有烧焦的迹象。
方才他被困在那金色符文之中,硬抗了两条金龙的冲击,虽然没有就此丢掉性命,但也受了不轻的伤。
就连手中的长刀上都多出了一道细微的裂口。
老者不断喘着粗气,目光冰冷的看着林君河,手臂上青筋暴起,连带着武士刀都在抖动不止。
“本座的确是小瞧你了”
“这等年级,居然就已经达到了宗师之境,哪怕放眼世界,恐怕也难以寻出第二人来。”
“要不是本座有所防备,留了一手,恐怕还真就栽在你手里了。”
一边说着,他眼角还忍不住抖动了两下,心中一阵后怕。
方才的那一击可以称之为绝杀,换做任何一名寻常的宗师境强者,绝没有半点存活下来的可能。
要不是他距离那个境界只差分毫,且在此之前就积蓄了力量以防万一,恐怕就真的陨落在这里了。
任谁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青年居然会有着这等实力,几乎都要与他不相上下了。
最重要的是,在先前的那些金光之中,他感受到了一抹熟悉的波动。
这股波动,早在进入百鬼城之前他便感知到过一次,只不过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失了,当时的他也没有太过在意。
想到这里,老者便忍不住转头看向了广场下方。
百尊妖神柱,其中有两尊的上方竟是遍布着裂纹,仿佛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碎裂开来一般。
那是酒吞童子的妖神柱!
作为神道教的顶尖强者,他知晓着不少妖鬼道不为人知的隐秘。
这妖神柱对应着妖鬼道的一百尊大妖,可不只是为其供给力量这么简单,双方几乎就如共生体一般,几乎是完全绑定的。
妖神柱在,则妖神在!
要知道,这妖神柱的来历极为神秘,材质惊人,在加上其中掌控着的恐怖力量,除非跨入了那个境界的存在亲自出手,否则几乎没有将其毁灭的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妖神柱碎裂,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其代表的妖神陨落了!
也就是说,酒吞童子以及妖鬼道的另一尊妖神,早在他进入百鬼城之前便已经死亡。
再结合他入城之前感应到的那阵波动
老者的眼角跳动变得越发剧烈起来,双目死死的盯着林君河,眼中满是凝重之色。
“酒吞童子.是你杀的。”
他用半疑问的语气开口,紧盯着林君河的双目,想要从其中看出些端倪。
后者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点了点头。
“居然能承受我那一击还不死,看样子,你比它要强上一些。”
一边说着,林君河还点了点头,仿佛是在赞赏一般。
老者却没在意他的这番话,只是在见到他点头后,心中顿时沉了下来。
酒吞童子的实力他还是清楚的,多年前两者曾有过一次大战,几乎不分胜负。
万万没有想到,堂堂妖鬼道的二号人物,如今居然死在了一个华夏人的手中。
老者的眉头逐渐拧了起来,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好片刻后,这才沉声开口。
“看来,应该是本座误会了。”
“你既然杀了酒吞童子,那就说明你跟妖鬼道没有关系。”
“本座也不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既然你与妖鬼道没有关系,那我们便不是敌人,甚至还可以成为朋友。”
“阁下只需要把那个女孩留下,便可自行离开此地,如何?”
说完,他还将手中的长刀放了下去,以示诚挚。
若不是那满身鲜血,根本想象不出二人放在还在生死相向。
火熱都市小说 棄少歸來-第2549章 目的分享
林君河显然也没料到老者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后,愣了片刻后,嘴角顿时露出了一抹笑意。
此时,下方的大黑狗也在时刻注意着天穹的动静,在听到老者的这番话后,顿时被吓得亡魂皆冒,要不是广场之外便是混乱的战场,它恐怕都要忍不住带着小女孩跑路了。
这叫什么事?
堂堂神道教的顶尖存在,如今居然开始讲和了?
它很清楚,自己跟圣女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完全就是仰仗的林君河。
如今神道教大军压境,强者数不胜数,林君河即便再强也不可能同时面对如此多的存在。
更何况,它能感受得出,后者体内的灵力此时已经消耗了大半。
在这种情况下,最明智的选择,自然就是借坡下驴,跟神道教达成和解。
这样一来,以林君河的实力,完全可以跟那名鬼族族长一起完全离开此地,不用承担任何风险。
置于这交易的代价,自然就是由它跟圣女来承担了。
大黑狗很清楚,只要林君河点一点头,它这条命就走到头了。
想到此处,它的一颗心就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神色紧张到了极致,额头上更是渗出了几颗豆大的汗珠。
它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只要林君河的头往下动一下,它就会在瞬间将圣女丢到背上逃离。
哪怕这样做存活下来的几率也不到万分之一,但总比留在这里等死要来得好。
一秒.
两秒
因为肌肉高度紧绷的缘故,大黑狗的四条腿都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但上方的林君河却始终没有半点动静。
又过了好半晌后,这才有一道戏谑的冷笑声传了出来。
“我想,你可能是弄错了一件事。”
“我跟妖鬼道的确没有关系,也没有仇怨,只不过,跟你们神道教却还有些事要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