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起點-第三百零九章 驚喜變驚嚇讀書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回到大院,唐元作为主人公收到了所有人的热烈欢迎,“祝贺我们唐博士、唐院士荣誉归来”,唐元刚一进门就收到了来自母亲大人的香槟浴伺候。
再联想到刚刚在隔壁被拒之门外的情形,洁癖外加心情奇差一起,唐元的表情越发冷淡,“妈,您能不能别这么夸张”,对于这个永远脱线,被父亲宠的学不会沉稳的母亲,做儿子的心累,谁一进门就被洒一身的酒能开心。
对此,明明已经年近五旬,却还保养的像是三十岁的杨云,则是继续一点都不客气的将剩下的酒液全部泼洒到儿子身上,“那就多给你点,全都给你怎么样,去去晦气,看看你,三年不回来见妈妈,怎么还是一张臭脸,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我生的,明明我和你爸也没这么冷的性子,到底是随了谁学的这样……”。
被泼了一头一身的唐元,无奈的接过旁边阿姨递过来的毛巾,抹了抹脸,总算是可以睁开自己的眼睛,墨眸如含着深渊,声音磁性低沉,“您大概不记得有一个词叫优生优育,我应该就是基因优化后的结果”。
说着唐元甩甩湿淋淋的衬衣袖子,嫌弃的看着上面的淡黄色酒液,头也不回的走上楼,“我先去洗个澡,其他的等会儿再说,好吗?”,询问的语气,行为却是一点都没有想要听答案的样子。
欢欢喜喜回来还说给儿子制造惊喜的杨云,“臭小子,真的是管不了你了是不是!”,挥着自己的小拳头,杨云跟在唐元身后叫嚣,居然还嫌弃自己老妈了。
然后随着唐元一路进门,门口被落下一路都是从他身上落下来的酒水,室内地板本就有些偏向光滑,被这样的酒渍沾染后,一不小心的,杨云就跟在后面的步子没站好给滑倒,还好被刚刚进门的唐磊看到,来了一出英雄救美,“老婆没事吧!”,唐磊有些心惊的扶稳了妻子。
而隔壁,许奶奶听到开门声,闻声而来,入目却是只有自家孙女,拉着许多多的小手就问,“哎!糖糖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吗?”,打电话的时候说是两个人的啊!
老太太眼神都要穿透门往门外了,许多多哪能不知道奶奶在想什么,一把搀住已经日益年迈的老人,边嘴巴甜甜,“哎呀!奶奶您就别看了,他刚刚去隔壁了,我让他去的,三年不着家,也该看看唐奶奶、唐爷爷他们去了”。
“那你怎么没跟着去?”,许老太太跟着问。
闻言!许多多原本还欢快的脚步一顿,随后面上扯出有些尴尬的笑,“呵呵!就没跟着啊!我这不是来接你们,等会儿隔壁肯定要来叫,我们一起过去就好了”。
都说人老成精,许多多这幅表情和语气,许老太太也不再强求,“行行行!你们都回来就好,去哪儿都行,那你自己快进来,不是刚刚喊着要吃我亲手做的凉拌鸡丝,都给你准备好了,现在就去吃吧!”。
奶奶年纪大了,家里人现在都不愿意让奶奶再操劳,所以做饭也很少让她插手,能让许老太太亲自动手的时候,无非就是做给孙女许多多的了。
人老了就跟孩子似得,你要是真的什么都不让她干,她也不开心,所以许多多每次都会尽量选一些简单又不复杂的菜,让许奶奶忙的也开心。
晚上,许、唐两家齐聚在唐家,所有人举杯共饮,许老爷子感叹,“总算这一次我们全家又齐全了,大家一起庆祝一下糖糖回来,而且还做出这么好的成绩”。
……
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们都去睡了,许多多晃悠出了院门,来到家门口不太远的一个小花园里,坐在花园的秋千上,数着夜空中的繁星。
身后踢踏的脚步声穿过夜色朦胧走来,是唐元的声音,“怎么不睡觉,来这儿啊!”。
“你不也没睡,好不容易回家怎么还晚上跑出来”,许多多难得没有了白天的冷漠,语气平和回答。
高大的身影顺势站在许多多身后,手臂环抱住面前的瘦小身影,唐元很少有机会这样仔细看过许多多的背影。
刚刚从许多多出门,他就跟着了,没想到多多一路都没发现,他也就跟了一路,看着她的背影。
他第一次从多多背影中好像看到了孤独,这是那个从小热烈的如暖阳一般的女孩从未给他的感觉,从小到大的印象中,许多多应该是一直强大的、无所不能的。
但是今天,他就这样看着看着,胸口就情不自禁的涌上很多的酸涩和疼痛,他确实调查了多多这三年来的经历,但是没有亲身经历过,到底不能感同身受,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自己可以代替多多承受这些。
只是他知道这样说出来,不但多多不会领情,反而才会让她不舒服,许多多从来就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女孩,所以出口就变成了,“被老婆赶出房门,睡不着啊!”,话很真,许多多也无法反驳什么。
事情回到不久前,许多多念及唐元三年来好不容易回来,又由于一些原因并不想在唐家过夜,所以就推说自己回去还有事,让唐元睡在唐家,她很多资料都还在许家的房间里,拿来拿去不方便。
当时许多多说出来这句时,大家也都没有反对,所以许多多在拉着许老爷子和许老太太,妈妈阮情和爸爸许嘉会隔壁时,又是同样的招数,将唐元再次关在了许家大院儿的门外,并留下一句,“快回去多陪陪唐爷爷唐奶奶,还有你父母吧!”,许多多就转身而走了。
现在,许多多却是闻言,倏的突然笑了出来,只是不知为何总让人感觉这笑声有些凄凉,“呵呵!呵呵!”,真是好笑啊!从未想到有一天她也会这样,这样别扭着,这样的顾忌着,然后自己把自己放到一个可悲的位置之上。
“罢了,罢了,你明天应该就知道了”,夜色中,唐元清晰的感觉到环抱着许多多的大手上被一滴水珠砸中,这,是什么……
夜色虽然已晚,但是今晚天气清明繁星满满,不可能是雨滴,那难道是,多多的眼泪吗?
多少年,唐元都没有看到过许多多落泪了,如果是真的,那她是在伤心什么。唐元更加用力的想要将多多的身体环进怀中,心中好奇想要问,却怎么也问不出口,生怕又触犯她伤心难过或者让她如白日一般对待自己冷漠。
良久后,两人皆是沉默,许多多也恢复了情绪,小手用力想要拿开唐元箍着自己的双手,却在用力时倏而又手腕发痛,根本无法用力。
最终只能淡漠道,“松开我,我要回去睡觉了”。
唐元没有丝毫怀疑,尽管对于许多多刚刚为什么握住自己的手,却没有将他推开感到奇怪,但是也没有太过多想。
只是在许多多又一次的冷言冷语后,唐元主动松开了自己的怀抱,然后看着她重又撑起那纤细的背脊,一路渐行渐远。
明明是自己老婆,却又不敢靠近,还是要快一点找到多多为什么会这样对他的原因,他有直觉其中必然不止因为受伤这一点,或者是担心自己受到危险,而是还夹杂着些什么。
说实话,唐元对与多多担心的安全,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先不说他现在身边其实时刻都有数人盯着保护,一般人根本不能近到他身前。
再者他现在的地位,若是被轻易动了,那华国的震动可想而知,对方就算想要出手也得顾虑良多,要考虑唐家、许家、华国多方的阻击。
只是即使这样,每天还是不知道有多少暗杀和间谍等着他,想收拾掉他。他自己当初都没担心会伤到许多多,因为他一定会保护好多多,谁成想,多多会反过来担心连累了他。
“喂!刘峥,你再帮我好好调查一下,尤其是多多近一年中发生的大大小小所有事情,之前肯定有什么地方漏掉了”,刘峥是在三年前他进入封闭式研究不久后,开始跟着唐元的助理学习一些处理唐元的相关杂事的。
毕竟唐元进入完全封闭式研究,结束的期限还不一定到什么时候,刘峥是个人才留着不用可惜了,索性唐元也已经考察了刘峥一阵子,觉得他为人还算聪明、全面,所以就让他学习了这样一个角色。
跟公司和项目中的助理不同,刘峥主要负责的就更多是一些情报和打手的事儿,也不算辜负他本身的特长能力,就像这次许多多的整个事情,都还是刘峥一点点调查出来的。
第二日,唐元起床后,就发现家里客厅中坐着一个年轻女孩儿正和奶奶聊天,只是母亲杨云明显表情就不怎么好了,坐在一旁径自吃着水果完全就没有掺合。
“奶奶、妈妈,早上好”,唐元很少会这样晚起床,不过昨晚实在是思考关于多多的问题,思考的太晚了,所以早上就多睡了一会儿。
听到唐元声音,原本还在面无表情吃着水果的杨云,顿时就跟全身安了马达一样,立刻活蹦乱跳起来,整个人也充满了斗士一般的精气神,无比热络的冲到儿子身边,“唐元你可起来了,怎么这么晚啊!人家多多都在隔壁等你好久了,你赶紧去隔壁找多多玩吧!年轻夫妻俩怎么就要每天一起热热闹闹才对嘛!”,杨云长得比较娇小,推着唐元的手就有些吃力,但还是努力地将傻儿子往客厅外面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