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第138章 紅顏一怒讀書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沈丹丹嗯了一声,风云决黑着脸,嫁给他怎么了?他是不值了?他呵斥住:“沈雅韵,你别以为没人能拿你怎么着,今天是我的婚礼,你一而再再而三破坏,我完全可以赶你出去。”
“你敢!”
“你敢!”葛元硕和凌枫异口同声地说道。
风云决知道这个女人背后已经势力见长,却没想到她如此之快速。
熱門都市异能 攻心女孩不好惹-第138章 紅顏一怒看書
沈丹丹扯了扯风云决,忍着内心的痛,轻轻地说道:“嗯,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来参加婚礼,没有赶人的道理,走吧,别错过吉时了。”
沈雅韵走向前,撩开沈丹丹的头纱,四目相对,大眼看着闪着泪光的眸子,沈雅韵再问一次:“沈丹丹,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你要是因为某些事情屈嫁给他,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姐姐,我确定了。”沈丹丹心意已决,直接挽着风云决的手臂,踩着高跟鞋重新踏上婚礼现场,登上新人的舞台。
沈雅韵又气又急,脚长在人家身上,人家要怎么走,自己也没办法!
沈雅韵不再理会他们的事了,虽然这样告诉自己,但是和行动十分违和,她随手拿了笔挥洒几下,流畅自如地写着几行字。
红色长廊上,一位服务生推着推车,正准备将结婚的十层高的蛋糕推上来,沈雅韵经过服务生的身边,她抽去切蛋糕的刀子,连同刚刚自己写的纸,瞄准距离,当主持人念到`是否愿意`的时候,一把飞刀带信飞了过去,刀子徐徐而下,掉落在风云决的脚下,两腿之间。
风云决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主持人话筒都掉落,在场所有人都惊讶地捂住嘴巴,裤裆一紧!服务生寒毛乍现。
有的宾客连连尖叫,吓得缩头缩脑,生怕那女子一时手误打错了人,毕竟有钱人都惜命的很!
好快的手法!婚礼现场鸦雀无声,静的掉下一根针都能听清楚。众人看一向风云决。
风云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沈雅韵手里还拿着一支笔。只要用的好,伤害绝对不会比那把刀低。
沈雅韵抛着手中的笔,酷冷冷的说道:“把那封信打开来看!”
风云决骑虎难下,小心翼翼的打开那封信。
上面的字一看就是功底了得,带着愤怒而写得龙飞凤舞。一段话简单而具有威胁力,还是中英一体,生怕风云决这个中国洋人看不懂。
内容是:(风云决,你要是敢欺负沈丹丹,小心你的小命。——沈雅韵)
龚富旺眼睛眯了起来,眯眯的看着沈雅韵,寒声道:“你不要得寸进尺了,今日你不给我面子,他日你不要怕死。”
待婚礼结束他定要让她好看!
大庭广众之下,赤果果的威胁,现场唏嘘一片。
风云决安抚宾客,他从容淡定,接过主持人的话筒说道:“哈哈,大家惊不惊喜?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丹丹同父异母的姐姐,这封信是她给我的祝福,同时用刀告诫我要对他妹妹好一点。不然就沈姐飞刀一瞬间,让人变成小太监。
我一定秉承姐意,一心一意,一辈子爱护新娘,不离不弃,婚礼继续!”
风云决的圆场能力杠杠的,一席话让气氛轻松了起来,宾客们都哄堂大笑。
沈雅韵冷笑着,她对自己说:虽然我跟沈丹丹没有太深的交情,但她始终是我妹妹,如果你有负于她,我一定要你成为现代历史中的最后一个太监。
她径直离开。
葛元硕知道沈雅韵不悦,不想她继续纠结这件事情,安抚道:“我们还没吃呢,我带你去吃私房菜。”
“沈雅韵,你可是还欠我一顿饭,我也要去。”凌枫今天被忽悠了那么久,吃尽苦头,不吃顿饭,心里非常不舒服。
葛元硕瞪了一眼,怼道:“你还好意思吃?亲手将两个世界的人凑和在一起!”
“那我就不用吃了吗?哎呀~我这手痛的。”凌枫撸起袖子,露出血肉模糊的手臂,果然擦伤厉害了。
沈雅韵本来就不高兴,凌枫这样一闹,她更来火了,斥喝道:“吃饭可以,但是你不要博取同情,你想想你今天做了些什么?”
“上车,走!”沈雅韵拉开车门猛的坐了上去。
葛元硕也坐了上去。
凌枫无奈,踩到雷了,摇摇头,坐上黑色哈雷摩托,对着沈雅韵响鸣。
“哔哔哔~”
“那个,坐我得车不?”凌枫尴尬得笑笑,死皮赖脸。
葛元硕差点就要下车,用他温厚得手掌将凌枫按在地上摩擦了,他故作平静地说:“我的女人当然是坐我的车!”
沈雅韵摇下车窗,无语地说道:“成熟点,朋友,一起上车吧,哈雷就不坐了。”
凌枫立马护住哈雷车头,撇过脸说道:“不行,这可是你第一次送我的东西。”
葛元硕不容他再说话了,一个油门直接来到香格里拉私房菜馆,沈雅韵感受了一把坐在车里飙车的感觉,跟自己开车格外不同,这种感觉是享受,自己开车是发泄的!
瞬间心情好了很多,一下了车,自然而然地拉起葛元硕的手,凌枫不甘落后,居然跟了上来,摘下头盔,一头凌乱的头发打在额前,缓缓来一句:“迟了五分钟。”
沈雅韵打算这个时候将他收入麾下得了,她附在葛元硕耳边,说道:“你待会别瞎吃醋,我等会让他加入我的队伍里。”
葛元硕俊脸一黑,语气不悦地说道:“我不允许。”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攻心女孩不好惹 起點-第138章 紅顏一怒閲讀
四个字极其霸道,紧紧搂住沈雅韵的肩膀,将她靠向自己,两人暧昧地靠在一块,就差融为一体了。
沈雅韵平日里再怎么强悍也好,只要在葛元硕身边,就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白兔依靠在大灰狼身边。
“好嘛~啵一个~”沈雅韵毫不避忌地在葛元硕脸上么了一口,芳香还存留在他的脸上,余温还在。
“咳咳..咳咳.咳”凌枫真是自己找罪受,这分明就是虐狗,不对撒狗粮!
不对!
他晃了晃头,总觉得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