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起點-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不是朕乾的鑒賞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这片空地上此时已经被分割成了许多区域,三十多个俘虏带着脚铐手铐的被两个皇禁军的士卒看着,保证这个俘虏想跑都跑不掉。
还有那些个金银珠宝,各种各样俘虏的武器用具,还有服装书籍等等玩意儿,摆放在桌子上供这些官员和家属们观看。
就这样好好的一个献俘大典,被朱由校搞成了动物园观光。
只是动物园是看动物的,这里却是看人来的。
官员们也没多想什么,他们已经被眼前的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给吸引住了。
一个红袍官员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发现上面的文字简直就是鬼画符,自己竟然一个字都不认识。
“这些个鬼佬写的都是些什么啊,歪歪扭扭的一点都看不懂,这还是字吗?”
好看的都市小说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不是朕乾的鑒賞
“就是就是,看看这是什么,如此奇怪的衣物,与我大明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一个官员看到桌子上的衣物随手翻动了一下。
看着这些衣服,他觉得与我大明的衣物相差很大,一点也不好看,甚至他都不知道这该怎么穿。
“此物我知道,这是千里镜,把这拉开就能看了。”一个见识比较多的青袍官员,拿起了一个单筒的伸缩望远镜,拉开之后朝着远处望去。
有些官员对于鬼佬所用的东西感兴趣,也有的对鬼佬本身感兴趣,他们直接奔向了鬼佬的展示区。
围在这里的人最多,基本上官员的家属都围在这里观看。
东西他们又拿不走,而且我大明物资丰富,区区蛮夷的东西他们也看不上眼,但是对于这个蛮夷真人,官员家属们比较感兴趣。
只见这些家属们围着这些蛮夷指指点点的,兴奋的说着什么。
“爹,爹,看啊,那个蛮夷竟然真的是金色的头发!”一个梳着朝天揪的小男孩,抱着他父亲的大腿,指着前面的一个鬼佬叫道。
被抓着大腿的父亲,看着和这个鬼佬也是觉得很奇特,真的是金色的头发啊,感觉好神奇的样子。
“相公,你说这些蛮夷的头发是怎么长成金色的啊?”媳妇看着金发鬼佬好奇的问道。
“这个………”说真的,他媳妇还真的问到了这个官员的知识盲点,好像书里也没说过这个啊,这些蛮夷这么就能长的一头金发啊?
“可能他们是从小吃金子长大的吧,对就是这样,一定是吃了金子。”为了不在自己的媳妇面前丢人,于是这个官员开始了胡诌模式,反正自己不知道,他就不信了自己的媳妇能知道?
“吃金子长大的啊!这些蛮夷可真有钱,牙口也好,竟然能吃动那么硬的东西,相公真不愧是读书人,知道的真多。”媳妇一边感慨一边用那种崇拜的眼神看着的相公。
不由得这个官员的胸膛挺直,一副我就是这么的博学的样子。
“吃了这么多金子,你说这些头发要是给拔下来应该能值不少钱吧。”说到这里媳妇用直勾勾的眼神看着这个鬼佬的头发,看那样子要是没人看护,她就能上去给这个金发鬼佬变成秃瓢了。
而这个金发鬼佬也看到了女子那十分具有侵略性的眼神,顿时抱着脖子打了一个寒颤。
天呐,上帝啊!求求你救救您忠实的羔羊吧。
大明的人太可怕了,看到这个女人的眼神了嘛,她就要把我吃掉了啊。
上尉陪着他的老爹还有媳妇走在边缘,看着一个红色头发的鬼佬不住的称奇。
“儿啊,你说这些蛮夷是怎么长的呢,哪还有人有红色的头发,就好像看到了罗刹似的,对了,这该不会就是罗刹吧,那可是吃人的妖怪啊。”
“对,没错,这就是吃人的妖怪,戏文里面都说了,那罗刹就是长着一头红毛的怪物,专门吃人的心肝,然后这血啊就滴到了头发上,所以这罗刹的头发就是红的。”
“这就是罗刹,绝对是罗刹!”
老爹指着这边的红毛鬼佬很确定的点点头。
“果然陛下才是真神啊,看到没有,如果陛下不是真神,怎么能抓到罗刹这种怪物呢,果然我们天启教派是对的,当今陛下是真神降世来拯救世间的。”
天启真神降世,扫平一切妖魔!
老爹还在双手放在心口上,念叨着他们天启教派的《天启降世经》。
上尉看着这些被展出的鬼佬,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不要误会了他羡慕的可不是这些鬼佬,毕竟他可不想被俘虏了展示在这里。
他羡慕的是那些现在还在南海,为我大明作战的英勇的海军将士们。
这蛮夷就是海军将士们经历了战斗而俘虏的,可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加入海军啊。要不然现在出海作战的也有自己了。
上尉忘了,当年海军选拔的时候他是怎么打死也不去的,纯粹是他当年在第一军的时候坐船前往高丽作战,结果晕船晕的死去活来的伤到了,现在光后悔也没用了啊。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月白龙袍的人悄咪咪的混入了人群,看着这三口一家就上前问问他们的感受。
“三位看着呢,觉得这鬼佬如何?”
听到这话,顿时三人转头,然后就是巨大的惊喜,没想到陛下竟然在自己的身边,只见上尉喘着大粗气的就是敬礼,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老爹也是激动的差点就一口气没上来过去了,甚至白眼都翻到了一半。
不过媳妇好像出问题了,朱由校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家三口,然后媳妇抱着嘴巴就吐出来。
一些白色夹杂着其他颜色的黏糊糊的半凝固液体从手指的缝隙里面就出来了
当时朱由校身体就僵硬住了。
朕…….有………这么恶心?
扎心了啊,伤害没有侮辱性极大。
一阵手忙脚乱的叫太医过来之后,于是结果出来了,经过诊断媳妇已经有了身孕,而且大概率还是两个。
如此极大的惊喜冲击了这个家庭,只见老爹噗通一下跪在了朱由校的面前然后就是磕头。
“谢陛下恩典,谢陛下恩典啊!谢陛下送子”老爹心里狂喜,果然陛下送子眼不是盖的,一眼下去儿媳妇就有两个了。
上尉和媳妇也是狂喜的跪在地上谢陛下送子之恩典。
三年多了没有动静,知道这是多么巨大的压力吗。
结果陛下一眼看过去吗,马上就有了,这不是陛下的功劳还是什么的功劳啊,上尉顿时觉得自己这辈子跟定陛下了,死也要为了陛下而死!
然而朱由校却笑的很勉强:“三位这事跟朕没关系啊,真的不是朕干的。”
“不不不,这都是陛下的功劳,没有陛下就没有我家的孩子啊!”老爹哭的满眼是泪的磕头谢恩。
朱由校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低吼。
“老子再说一遍!这事和老子没关系!”
“不是朕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