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 姬叉-第二百六十四章 龍域之秘展示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神龙界,也叫龙域。
这是一个很神秘的位界,按传说的话,是龙族始诞之界,据传诸天万界的各种龙都是从这里迁徙“移民”而去的,然后经过漫长的岁月变迁,形成了不同文明不同习性的龙。
也就是说,按照这个理论,地球母星的龙,也是这里来的。
夏归玄没有考证过……因为不重要,即使地球的龙确实是这里来的,他的龙之意也属于华夏文明的自我演化,是天子意,是苍生意,与这些龙并无关系。
所以在东皇界,龙只是他的坐骑而已,他并没有把自己和龙族当成一类生命。
华夏把自己称为龙的传人,也是此意之传,可从来没把故事里被猴子抢劫被正太剥皮被众仙吃炒肝的那种生物当成祖宗。
大家始终分得很明白。
神龙界的神秘在于,从来只有“输出”,却从来没有人进去过。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 愛下-第二百六十四章 龍域之秘相伴
它们自己是位界穿梭的大行家,自然知道怎么阻止别人进入它们的位界,于是无论外界如何风云变幻,它们始终不受影响。
只是数亿年如一日地,不断派龙裔繁衍万界,占据各个文明最核心的位置;后来演化成商队纵横诸天,所有星球、位面,到处布满了它们的痕迹。
但他们很少去统治,就是扩散和交流而已,甚至有龙种在外被杀了,好像也没见神龙界去报仇,很佛系。
按夏归玄等等类似的一界仙帝去分析猜测,大部分共识都是此乃龙神证无上之道,散枝叶万千,观万界文明,证其广博浩瀚。
被杀的那些,不怪你废物就好了,还报仇?
大致如此。
别人的无上之道,只要没和自己产生利益冲突,甚至还送坐骑来着,那一般人自然也不会去搞破坏,各方文明和龙族很少有关系恶劣的,从中立到崇拜的倒是挺多。所以向雨荨在这片星域混,各方都挺给面子,也是她组织集贸星这类商会的背景所在。
但换句话说,她要是被弄死了,说不定一样没人报仇……
“我还好啦……”向雨荨道:“龙族内部等级挺森严的,不是谁都可以叫公主,既然叫了公主,那也就是很重要的核心序列了,不会轻易让人杀了,否则整个族群脸面往哪放……”
“所以你做公主是天生的呢还是一步步完成任务被抬上去的?”
“都有。首先要血脉纯,那什么蛟类啊,半龙人啊,肯定是不行的,它们只能做护卫。喏,就是你们现在扮的这种,龙域里很多的。”
“……”
“然后像我这么纯的,还要我这么萌的,才有提升为真龙传承的资格,也就是大家说的龙太子龙公主啦。程序上确实是各项任务考评次次出类拔萃才可以……”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 ptt-第二百六十四章 龍域之秘熱推
焱无月自动忽略了“这么萌的”,幽幽叹了口气道:“你那几次任务据说次次鸡飞狗跳都是人救的,包括炎魔界这次……是怎么可能被评为出类拔萃的?”
向雨荨瞪眼:“狼狈不狼狈,不在考核范畴,只要任务圆满就可以。炎魔界这次,要求一万份,我完成了一百万!一百万!”
夏归玄打圆场:“任务就是卖稀奇古怪的东西吗?”
“其实不是为了卖东西啦,而是为了取得东西。比如这次炎魔界的火焰原石……”
“明白了,收集所有位界或者星球的特色之物,分析不同,甚至追溯文明历史的变迁。”焱无月有些赞叹:“亿万年来布局的手笔啊……龙族不愧是最富有的。”
“看似这样……以前也有其他任务,不全是如此……不过这些年来确实更趋向于经商啦。早年的探险类任务还挺多的,甚至还有繁衍任务。”向雨荨捧着脸:“还好现在没有那么野蛮。”
夏归玄:“……龙神就算是个傻帽也不会让你去繁衍的,你这脑子里一天天的都是些什么鬼玩意?”
向雨荨:“拿触手绑萝莉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玩……”
话音未落,夏归玄伸手一点,向雨荨的话就变成了:“我师父英俊,正直,威严肃敛,德配千秋,光耀万古……”
仙法:芬芳术。
把对方口吐芬芳变成真正的芬芳。
向雨荨狂喜:“师父这个仙法好玩,我要学我要学。”
夏归玄很是和蔼地往边上丢了一块玉简:“落地前叼住,就能学得会,慢了就没了。”
向雨荨一跃叼着玉简,蹲在一边眨巴着眼睛感悟仙法,不说话了。
焱无月不忍直视地偏过了脑袋,哪有这样逗徒弟的……总觉得这只龙萝莉跟着夏二哈,会学得比原来更加狂奔到逗比的极限。
这对师徒真是天造地设。
看看夏归玄,却见夏归玄扭头看向舷窗之外,似是若有所思,刚才的逗萝莉似乎真只是为了让她安静点,他有什么要事要考虑似的。
焱无月奇道:“你在想什么?”
夏归玄仿佛自语般低声回应:“这种广博,听起来很不错,但我很确定,光靠这样绝对证不了无上。”
焱无月有些无语:“原来是触动了你的道途之思?”
“嗯,因为我之前也是在走这条路的,观遍万界文明,看尽春秋起落……虽然看得肯定不如龙神那么多,但我觉得道途的突破不是在这里……也就对实战有些好处吧,因为见得太多了,所以别人出什么幺蛾子都看得破。”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第二百六十四章 龍域之秘閲讀
“会不会就是因为你看得还不够多?”
夏归玄摇头道:“本来我不好确信,但既然龙神已历亿万年还是突破不了,那这多半就可以确定了。谁有那么多的亿万年,去验证正误?旁人之途,往往都是印证。”
焱无月叹了口气:“感觉你们是假逍遥,心中挂碍比我还多。我本来心中挂念着职责不想出来,可既然出来了那就豁达点,不去想军中事了,放宽心思做接下来的事不好么?这好像还更有你们说的逍遥意吧,那什么来着,做一件事就是做一件事……”
夏归玄怔了怔,失笑道:“脑子单一点还是有好处的是吗?确实。”
焱无月怒目而视:“我是开解你呢。”
夏归玄笑道:“我要是沉陷道途之思不可自拔,倒确实要谢你开解。但这件事除了道途,还有别的思考,同样涉及我们的星球之安,你想过么?”
焱无月怔了怔,有些尴尬:“没有。”
夏归玄没有笑她,只是淡淡道:“神龙界,千棱幻界,都是这样极致扩张的模式,不过一个温吞渐进,一个暴力扩张……如果千棱幻界是为了红月,龙族就真只是为了得到各方特色之物么?”
焱无月心中一凛。
夏归玄说着,又自顾摇了摇头:“各人道不同,我之金玉,也可能是他人之砂砾……倒也不好瞎猜,说不定龙神就是亿万年来执着于此,亦未可知。”
焱无月道:“到了就知道了。”
“嗯……这次的龙族之行,我们要寻找的东西比之前想象中的更多些……”夏归玄低声道:“无月……”
焱无月肃然:“在。”
“这一次你我出行,不是郊游。”
随着话音,飞艇微微震动了一下,似是穿过了某个无形的壁垒。
界膜穿梭。
神龙界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