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 ptt-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脫困(求月票)看書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此时的东秦无我浩然正气护体,这一眼注视之下,仿佛每个人内心深处都被他的目光剖开,再无半分隐藏的摊在他的眼中。
宋青小并不愿在此时与他起争执,只得暂避其锋芒,将目光挪开。
鬼蛹被捣碎化为血沫,东秦无我有浩然正气加身,自有一种不沾污浊的清雅气度。
“人有人道,鬼有鬼路。”
东秦无我单手背在背后,这话音一落,振臂一划,一条光径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地下墓葬之内那些若隐若现的阴魂像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感召,不由自主的被吸入其中,轮流排列,像是准备前往通生之路。
“哼!”
孟芳兰的哼声里,只见那光径微微闪了闪,却并没有被撼动。
东秦无我施展出强大的力量后,情势像是瞬间逆转了。
直到此时,高挂于半空的血月变了。
那血月缓缓下沉,阴寒的红光洒落于四周。
原本被儒家力量撕裂的血蛹仿佛在这样的月亮光辉之下又再一次要重合,并继而拼组。
东秦无我强行打开的‘鬼路’受到了影响,里面乖乖排列的阴魂再一次开始暴动。
血月之中那张咧嘴而笑的鬼脸随着血月的下沉而越变越大,像是要从血月的桎梏之中钻出。
黑气攒动之间,一只漆黑鬼头钻了出来,接着冲东秦无我咧嘴一笑,伸出一只漆黑的恐怖鬼爪。
鬼爪往下压落,顷刻之间便化为参天巨掌直盖而下。
“仁!”
东秦无我一开口,那浮在他面前的那块玉佩之上,‘仁’字像是感应到他的号令般,突然从那玉佩之上脱体而出,浮现于半空。
那‘仁’字一出现,便光芒大作。
这光芒之璀璨,就连头顶被撕裂的天空处出现的那一缕阳光都被掩盖住。
宋青小只觉得无尽的压迫从那‘仁’字之上传扬开来,哪怕以她肉身之强悍,也根本支撑不住,‘砰’的被压制着跪落。
体内蓝血开始沸腾,甚至不受她管控,双腿并合,被鳞片包裹着化为长尾盘据在她身下处。
“这就是太昊天书的力量!”
无尽的威力盖压而下,哪怕她此时显出了女娲之体,依旧内心撼动。
血月作用之下,还未再度蠕合成形的血雾再一次被分裂,难以聚合。
老道士、宋长青以及一干失去意识的普通人在这光照之下,都将身体蜷缩,压制不住身心之中生出的顶礼膜拜的冲动。
‘仁’字直迎那鬼爪而上,轻易将其穿透。
这漆黑恐怖的鬼爪在‘仁’字面前形同纸糊,在字穿过的刹那,化为薄雾,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血月之中的鬼脸扬起的嘴角一收,像是一下变成哭相般,急于缩回血月之中!
“沈郎……沈……”
醒目的‘仁’字宛如一轮小太阳,直往半空之中的血月逆迎而去,其光辉将血光掩盖住。
孟芳兰凄厉的呼唤声随着血月被制,声音也像是越来越小了。
取而代之的,是地下墓葬之内突然响起的清朗的阅读诗书的声音: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那声音似是似是稚童,又似是男声,细听之下又有女子一样的温柔,竟在每一个人的耳中听来都完全不同。
只听那朗朗阅读声下,人心中的阴霾被一扫而空,继而精神与魂灵像是完全徜徉于书籍的海洋中。
孟芳兰的鬼哭被压制,血月崩塌的速度便更快了。
“……玉不琢,不成器……”
阅读声越发浑厚,孟芳兰的声音已经完全的消失。
‘仁’字的光芒照耀到极致,反倒使得天地仿佛为之夺色,仅余这一抹光明。
血月之内的鬼脸扭曲,继而在‘仁’字靠拢的刹那,终于化为灰烬,散逸于血光之内。
那参天的桑影也跟着摇曳,像是要坍塌、碎离的样子。
儒家力量所到之处,无数黑色的桑林被连根拨起。
‘仁’字令再一靠近,血月终于支撑不住,完全崩塌消失,化为几缕血烟,散逸于半空之内。
宋青小手中的诛天剑也在与这股力量相抗衡,剑体之中的金龙之影游曳,真龙之气从剑体之中透出,抵抗着这股儒家之力。
此时宋青小已经额角见汗,唯有死死将诛天握在掌心,与儒家力量相对击。
《三字经》的吟唱声如洪雷贯耳,直扑她意识神魂,震得她不得安生。
她没想到儒家力量之强,远超自己预期。
直到这会儿,她甚至有些怀疑苏五之前说过的话。
如此力量,简直像是超越了人类的极限,这样强大的东秦无我,真的会被孟芳兰暴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样的念头从她识海之内一闪而过,随即被她狠狠的咬了一口舌尖,强行压制了下去。
血腥味盈满口腔,可是身体的麻木之下,舌头被咬碎的疼痛只化为微微的刺疼。
不过在这点感知之下,她迅速又夺回几分神智,压下了心中的那丝生出的膜拜之意。
再看东秦无我,他虽说站得笔挺,可却脸色却惨白,显然如此大威力的杀招,也消耗了他不少的灵力。
倒是浮现在他面前的那块盈盈玉佩光泽不减,甚至在有灵力的滋养下,越发灵性逼人。
‘仁’字已经开始绞杀那棵参天巨树,光芒剜开树心,里面隐约出现了一个倒立于粗壮树杆之内的红衣女僵的身影。
只见那女僵的身上,像是缠了无数的黄线,似是以黄符搓成,将她捆得动弹不得。
宋青小眯着眼睛,抵御着字令发出的强光,看到这女僵影子的时候,心中不由一喜:
“孟芳兰本体?”
若是东秦无我能将孟芳兰本体逼现,利用‘仁’字重创她,打落她的境界,那是再好不过了。
但孟芳兰可不能死于东秦无我的手心,至少在‘白首之约’任务没有完成的时候,不能让孟芳兰轻易死去。
心中这样一想的时候,只见‘仁’字令的光照之下,那树影之中的身影越来越分明。
光照之下,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红色的嫁衣,诡异的倒立的那满头凌乱遮面的黑发,还有垂落在身体两侧的手臂。
桑树之影开始融化,光照一分一分的侵入了进去。
红衣越来越分明,被封印于其中的女僵像是即将要曝露于光照之下。
令宋青小隐隐感到不安的,是‘仁’字令的光照之下,孟芳兰的身体虽说冒出了大股黑气,可却并不像是要损毁。
反倒是捆缠在她身上的那些以黄符纸搓成的线在桑影消失之后,便随即如阳光下的雪般快速的融解。
《三字经》的阅读声越来越大:
“……赤道下,温暖极。我中华……”
宋青小强忍儒家力量的干扰,将心神全部集中在孟芳兰僵硬的尸身之上。
只见她黑气缠身,随着桑影散开,黄线‘嗤’的一声消失,那一双朝天的绷直的小脚像是微微动了一下的样子。
一股危险至极的肃杀寒意逼散开来,悄无声息的与光辉融为一体。
“不太对劲!”
她有些不安,冲着东秦无我喊了一声。
可这会儿的东秦无我一心一意想要立即诛杀孟芳兰这个魔煞,完成任务离开此地,压根儿没有留意到她的举动。
而她喊出口的话,很快被更洪亮、清脆的读书声压盖。
如同一滴水珠与滔天洪峰相对抗,被轻易的吞噬进内里。
“东秦无我!”
“东秦!”
“不对劲!”
宋青小咬紧了牙关,死死握紧了掌中的诛天,试图以长尾撑起自己的身体。
“……地所生,有草木……”
声音更大了,东秦无我的意识全神贯注的集中到了儒书的世界里。
他的实力不够掌控这太昊天书,竟然除了万物受影响外,太昊天书启动的刹那,竟然连他自己也像是受影响颇深。
而那巨树融得更快,黑色的桑影在‘仁’字下迅速化开,露出更多孟芳兰的本体。
甚至那些僵硬死板的头发在疾风暴雨下也开始晃动,衣角翻飞间,像是发出‘哗哗’的响声。
宋青小眼见于此,握紧了诛天,用力往身下刺了下去。
剑尖逆灵力而行,破开金芒的封锁。
一道如同金戈交接之间的龙吟夹杂在朗朗读书声中,震得那浮在半空的玉佩颤了颤,带起一阵残影。
‘嗡——’
剑气散逸开来,终于引起了东秦无我的注意。
“不对劲!”
宋青小像是被人从水中捞起,佝偻着身体,勉强以剑尖撑地,吃力的仰头望着他,吐出这一句。
东秦无我愣了一愣,下意识的转头往巨树的方向看去,果然就见到了已经融化的巨树,还有即将出来的女尸。
大量黑红色的煞气萦绕在她身周,通红的嫁衣,脖子上挂的白绫,事隔三百年,都格外清晰。
‘仁’字令的光照之下,桑影都在消除。
照理来说,这女鬼先前表现出的力量是与桑树如影随形。
红光一现,桑影一出,她的身体便也跟着现身,仿佛与这桑树是紧密相连的。
她以血红的月光御敌,血月一现,那些鬼蛹也凶悍无比。
东秦无我原本以为只要消灭了血月,将这与她同体而生的桑树摧毁,便能削弱这女鬼实力。
可此时桑树已经在‘仁’字令的威力下慢慢在毁灭,但孟芳兰的尸身却像是半点儿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
“她在借我们脱困!”
宋青小的心中涌出一个念头,后背不由爬出寒栗,喊了一句。
她与东秦无我都上当了!
三百年前,她自缢于桑田之中,孟氏的人以秘法将她封印于桑树之中,使她永世不得超脱。
所以她后来频频作恶,却都是在这庄镇之内。
如今看来,她的力量非但不是来自于桑田,而是当年孟家的人恐怕是算出不妙,在她下葬的时候,恐怕找了人施法,将她本体封禁!
先前出现的孟芳兰,也未必真正的是她的本体,不过也只是她本体的一道残影而已。
此鬼狡猾异常,谈及三百年前的往事,表现出为了沈择宁而失去神智的疯癫模样,迷惑二人心思。
说不定她真正的本体,是受到这桑影束缚。
桑影出现,她的分魂随即闪现,桑影一出,她便唯有以鬼煞之气害人。
而东秦无我也受到了误导,以术法破除桑影,相当于变相的助她脱身!
宋青小话音一落,东秦无我的瞳孔紧缩,气息不稳。
正在这时——
“咯咯咯咯咯……”
一道女子柔媚、阴森的大笑响了起来,带着无尽的怨毒、恨意,冲击着整个地下墓穴。
“……父子……”
念书的声音被这女人的笑声压制,儒家的力量顿时不稳。
宋青小的神识甚至听到金戈交接之音,很快的这朗朗读书声便分崩瓦解,溃不成军。
那‘仁’字令的身上,夺目的光彩顿时随着读书声的隐匿,而散逸了几分。
“三百多年了……三百多年了,我终于出来了!”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前方高能 ptt-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脫困(求月票)展示
孟芳兰如泣似诉的尖厉喊声里,那勉强维持的读书声顿时被狠狠凿碎。
‘哐铛!’
如同金石交击,东秦无我的胸口像是被一记无形的大捶狠狠的击中。
‘轰——’
拍击声中,他胸口的骨骼断裂,迅速坍塌下去,出现一个巨大的凹坑。
他后背弯弓,身体如同陨落的流星,被砸落下十来米。
大口鲜血‘噗’的从他口中喷出,洒了他面前的太昊天书一声。
半空之中那轮小太阳似的字令光芒稍解,桑影融化的速度一顿。
可这会儿这些残余的桑影已经挡不住孟芳兰的身体了,她倒立的身体动了起来,那些残余的符光便被黑气所毁,化为灰烬。
白绫飞扬之间,血光弥漫,下一瞬,她的身体原地消失。
“糟了!”
宋青小见到这样一幕,脑海里与东秦无我同时闪过了这一个念头。
“三百多年前,我的父母不顾亲情,将我封印在这古树之内。”
孟芳兰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幽幽的传了过来,随着她一说话,一股阴寒至极的煞气传扬开,将原本不管是沉溺于读书声中,还是昏睡中的所有人全部惊醒。
“哪怕时光迁移,古树被毁,我依然脱不得身……如今没有了这束身之所,我终于可以自在的遨游于这天地……”
“寻找我的沈家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