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天下 txt-第1525章 後悔嗎鑒賞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经元奶奶把脉检查,冷凤青的身体虽然虚弱,但是没多大的问题,至于见晕,则是头一天晚上喝的安神汤分量太重,她虚弱的底子一时承受不住,但好歹也是习武之人,稍作休息,就不会有大碍。
翌日,皇帝宇文皓下旨,让驸马冷肆带人去给丰都城城主晏之余贺寿。
所带人马不多,但是,来头吓人。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天下 起點-第1525章 後悔嗎
冷狼门倾巢而出,红梅门倾巢而出,黑影卫与闪电卫倾巢而出,鬼影卫一队倾巢而出,二队留守京师,至于良将则有陆源和笑红尘夫妇,徐一,顾司,毁天,容月,鲁莽,苏老表等。
安丰亲王夫妇带着金虎和雪狼’S,四爷训练的灰狼’S,浩浩荡荡,奔赴丰都城。
大队伍的后面,红叶公子带着猴子,剑魔背着长剑,也慢慢地尾随。
丰都城近年对朝廷的上贡越发地少了,有些偏于一隅,占地为王的架势,忽地在临近寿辰的时候,惊获朝廷派出驸马领队的人马前来为他贺寿,他自然警惕。
但派人查了一下,没见大军动的迹象,只带了一些草莽之徒,便也放心,便真有恶意,也是小打小闹,且有恶意的话,他们进来丰都城容易,出去就难了,还不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的事?
但他对安丰亲王夫妇还是颇为忌惮的,当即命丰都城戒备,大军守城,武将全部待命。
且好在这些年里头,他丰都城也结交了不少江湖好友,到场贺寿的武林高手不再少数。
这些年,上贡虽然少了,但是朝廷自顾不暇,也没有怪罪于他,甚至连一道责备问罪的圣旨都没有下过,他越发地跋扈,认为丰都城已经足够强大,朝廷也要忌惮他几分。
如今安丰亲王带来的虾兵蟹将,又能如何?
他虽没把这些人看在眼里,但是,却为了另外一件事情而烦恼。
那便是天算世家的墓。
这些已经死了三十六年的魂魄,却总像阴魂不散似的,不论丰都城发生什么大事,总有人怀缅当年的天算世家,说他们有先知之才,有逆天改命之能,天算世家的人活着,赞誉没这么高,但是他们死了,百姓便把他们奉若神仙。
三十六年过去了,当年见过天算世家的人,死了很多,但他不可能让天算世家一直在丰都城有这么高的声望,此时,便是要把天算世家连根拔起的时候了。
五先生和大师都说,如今他可肆意行事,可解苏如双的厄困,但他志不在此,苏如双是否遭受痛楚折磨,他已经不重视了,他只要巩固权力,集中统治,民心所向,摧了天算世家提出的与世无争的糟粕,他要选择时机,对朝廷宣战,独立丰都城。
在策划烧坟墓之前,五先生突发了急病,叫人请他过府。
五先生是他的恩师,也是他的良臣,他关切五先生的病情,带了城中的名大夫前往给五先生医治。
不过病了几天,五先生整个人都几乎脱相了,瘦得脸颊深陷进去,晏之余大惊,“到底是什么病?怎么会如此严重?”
五先生虚弱地道:“胃心痛,除了喝水和进食一点稀粥,吃什么进去都痛得不行,我怕是不行了。”
晏之余知道他早便有胃疾,请大夫当场诊治,五先生也说不用。
他屏退身边的人,执着晏之余的手,眼底有执着的光芒,“城主,老朽如今不中用了,有几句话,老朽要交代您的,您务必记在心头。”
晏之余道:“老师,有什么话,您尽管说便是。”
五先生长叹一口气,“老朽走后,城主不能再对朝廷强硬,老朽知道城主有称霸野心,可惜,北唐皇帝易主,宇文皓武将出身,擅长用兵,他登基之后,四海归心,势力在握,丰都城不足以跟朝廷作对。”
这些话,五先生已经不下十次地说,晏之余已经很不耐烦了,眉目里横着戾气,愠道:“老师,你变得太软弱了,这曾经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五先生喘了一口气,是的,这是他的目标,但是,那是年轻时候的他,壮年时候的他,当步入晚年,他的想法开始变了。
野心,他还是有的,可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年迈与病痛,摧残了他的意志。
他沉沉地道:“城主,时不待我啊,我们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也错过了能帮忙的人,有一句话,我一直想问你的,如果可以重头再来一次,你是否还会杀了冷凤青和天算世家的人?如果天算世家还在,我们霸业早成了。”
晏之余紧抿嘴唇,慢慢地伸手压了一下花白的鬓边,过多的眼白,给人凉薄而暴戾的感觉,这个问题,他在心底问了自己千百次,如果再来一次,他会杀了冷凤青吗?
这个问题,他不想回答,不愿意回答,但其实他心底早有了答案。
苏如双连冷凤青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他现在看到苏如双那张脸就想吐。
听到她每月痛楚的凄厉叫喊,他就恨不得杀了她,好让耳根清净。
但他不会,因为他要对自己交代,为了救苏如双,他杀了天算世家这么多人,杀了冷凤青与她肚子里的孩子,他不可能再杀了苏如双,否则,他做的一切,将毫无意义。
“城主?”五先生再问一声。
晏之余垂下冰冷的眸子,“不,不后悔,永远不会后悔!”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權寵天下討論-第1525章 後悔嗎熱推
“不后悔?”五先生喃喃地说了一句,“可若他们不死该多好啊。”
晏之余粗暴地打断他的话,“就算他们不死,也不会帮我们,你不要忘记,他们一心归顺朝廷。”
五先生苍凉一笑,“可那时候,冷家主却愿意为了您,付出一切,让他们改变立场,指日可待,总比如今好啊。”
晏之余站了起来,眸色冰冷暴戾,“不必再说,你老糊涂了,且养着吧,我们的大业,终可成的!”
他说完,便转身去。
身后,传来五先生的惋惜悲凉的话,“若那会儿,您对冷家主能有一丝感情,或许,整个局面都会不一样了,而冷家主怀着的孩子,有冷家的血脉,总比如今的公子出色,丰都城,早非今日这般,老朽最是惋惜,那本应该是我丰都城的世子,可惜,可惜啊。”
晏之余大步而出,嘴角抿成了一个旋涡,戾气更甚。
他对冷凤青,从来只有利用,不可能有一丝感情,那蠢女人,她不值得。
把天算世家灭之绝之,才能使得丰都城有今日之昌盛繁荣!
否则,如今丰都城还是北唐的一条看门狗!
至于那孩子……晏之余眸子迸出冷冽之光,本就不该出生,不该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