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神秀之主笔趣-第384章 彈指(上月月票補更)看書

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神秀之主
精舍之内。
钟神秀瞥了一眼属性栏:
【称号:降临者】
【境界:元丹】
【肉身神通:虚空之毒、九死返命(9)、石佛不坏】
【炼丹术:宗师】
【炼器术:宗师】
【天秀点:1005(1%)】
【万门之门:可开启】
……
“之前秀了一波,再加上耗用一些积累,总算将炼器之道也提升至宗师级别。”
他望着面前的毒龙剑。
此口飞剑边缘变得莫名锋利,似乎有丝丝虚空被刺破,现出黑暗的乱流。
以宗师级别的炼器术,将大破灭魔剑这道一品神通炼入毒龙剑之中,简直是手到擒来,没有丝毫问题。
一品神通,拿来炼制法宝,成功了当然可以获得一件绝品法宝,甚至持之能令普通神通修士堪比真传。
但更大可能是直接炼废,鸡飞蛋打。
有了宗师级别的炼器术,让钟神秀对于真正想要炼制的那件摄魂法宝更有几分把握。
‘嗯……一些特殊材料,刚好可以利用之前功勋,去向司马书换取。’
‘我杀了摘心子,以他神通炼器,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是别人不知道,摘心子的一品神通足足有六道!’
正思索间,钟神秀感应到外界变化,不由走出静室。
在门口,正有几道符箓飞舞在半空,上面灵光闪烁。
他随手招来一枚符箓,原来是尉迟涓所发,提醒他巡逻即将开始。
而另外几道,就更有意思了。
是一些号称精擅炼器之道的内门弟子,打听他手上的数道神通,欲要毛遂自荐,前来帮助炼宝的。
当然,一个个口气甚大,大体上就是出手一次,就要一道神通符箓作为报酬。
“呵呵哒……一个个口气不小,却不保证成功,都想黑我的战利品呢……”
钟神秀冷笑数声,根本懒得去管,直接出了精舍。
“队正。”
尉迟涓、黄玄极,以及十个罡煞修士都在等候了。
“出发!”
钟神秀一挥手,尉迟涓连忙放出一艘小舟。
此为御风神梭,乃是一件六重禁制的法器,跟之前钟神秀见过的战争法宝太上九天金光辟地玄梭自然没得比,简直就好像普通木质帆船跟战列舰的差距。
也就占了一个材料便宜,能载人飞行的优点罢了。
“出发,去清风山陵!”
钟神秀站在御风神梭前列,略微动用法力,御风神梭就猛地膨胀,将其余众人一起装了,两侧狂风呼啸,冲向清风山陵,速度奇快无比。
看得尉迟涓与黄玄极惊叹连连:“队正法力深不可测啊……我等纵然联手驾驭这御风神梭,也没有如此疾速。”
就在一行人离开之后不久,两道遁光从半空中落下,赫然是佟宝与罗九真。
罗九真望着空荡荡的精舍,不由顿了顿足:“可恶……竟然已经走了,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躲得了今日,躲不过明日……”
佟宝却是十分看得开:“师妹不必焦急,我听闻福地之内,许多掌握炼器之术的弟子,都对那摘心子神通有些想法……这位苏师弟总会坚持不住的。”
“小妹可不是怕这些,以佟师兄与钟吾师兄的关系,有谁敢跟您抢夺?”罗九真道:“我是怕外面任务凶险,这位苏师弟直接折了,那我等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
“苏师弟练成九清仙光护体,只要不是遇到元丹宗师,都应该无恙,否则宗门何必千里迢迢将他调来?”
佟宝不以为然地回答:“不过……我们跟随上去,若见他小队危难,便出手结个善缘也好,如此才方便谈接下来之事。”
“师兄所言甚是。”
罗九真颔首,两人遁光连为一体,匆忙追了上去。
……
清风山陵。
山脉连绵起伏,宛若青龙。
九天之上,罡风凛冽,御风神梭驾驭清风,转眼间便飞出数十里。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神秀之主 線上看-第384章 彈指(上月月票補更)展示
“队正可知为何要有这巡逻制度?”
尉迟涓站在钟神秀身边,望着下方绵延的山脉,轻声道:“虽然我龙虎福地,才是镇压大魔的核心,但魔道贼子也有擅长阵法之辈,欲要改动福地四周地势走向,破了原本的藏风聚水之局……纵然这些都是细枝末节,但正魔交战,些微差距都会影响大局,是以纵然明知会折损弟子,宗门还是不得不如此。”
“而魔道也派出大量弟子,全当练兵。”
钟神秀颔首:“我疑惑之事,乃是这魔头可怕,若给挣脱封印,后果不堪设想,但为何宗门只有一位元神坐镇。”
“此魔跟脚,我也不知,但既然前辈们都只能封印,显然是极难斩杀……至于宗门为何不多派人手,大概是去牵制魔门六道的教主级存在了吧……”
尉迟涓猜测道:“听闻帝都长洛也不平静,连掌教真君都亲自去了皇宫,每日给老皇帝讲经呢。”
‘看来不止魔道牵制,还有老皇帝的变法之事牵扯精力……简直是一团乱麻,我看这里迟早要糟。’
钟神秀心里腹诽一句。
不过他就是来划水的,此地成败如何,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甚至说难听一点,浑水才好摸鱼啊。
正在两人交谈之时,前方突然浮现出一团黑云。
在黑云之中,似乎有蛟蛇之物,正在不断纠缠,向外溢散出煞气与魔光。
一颗扭曲的黑色蛟龙之首,蓦然探出黑云,凶残狰狞,顶部站立着一人。
他面色苍白,嘴角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身穿漆黑蟒袍,双手环抱,气焰嚣张,不可一世。
“不好!”
尉迟涓花容色变:“‘小魔龙’薛蟒?之前的队正就是死于他手,此人炼就了黄泉魔宗的二品神通——九幽魔龙变化,地位只在黄泉狱子之下。”
“原来如此,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
钟神秀随手掏出一只装满灵酒的黄皮小葫芦,对嘴灌了一口灵酒,将小葫芦往天空中一抛。
旋即,他抬手劈出一道剑气。
刺啦!
剑光恢弘,如同惊雷闪电。
钟神秀人剑合一,一道剑光轰然爆发激射,矫若游龙,翩若惊鸿,刺入黑云当中。
雷音滚滚,只见剑光一闪,撕裂云雾。
那神通所化的黑色蛟龙当即被斩首,化为黑气四散,其上的‘小魔龙’薛蟒正要催动魔光护身,但已经太迟了。
雷音剑光蓦然分化,将他肉身神魂一并绞杀,继而飞回御风神梭,化为钟神秀的模样,随手将落下的黄皮葫芦接在手中,又饮了一口,赞道:“好酒!”
从弹指出剑,纵剑杀人,再到回身喝酒,不过在眨眼之间,酒葫芦都未落地,而敌人已然授首。
这才是真正的剑仙风采!